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短篇小說 > 遠海--其五

遠海--其五

今天,我執筆的這個時間,我展望我自己的未來 就如同,我眺望著寧靜無風的海面 沒有任何期待來打擾這般平淡 也不希冀;任何的事物會有不同于現今所存的模樣 亦不奢求,自己將有怎麼樣的改變 <尼采>

不換<萬芳>

歌詞後附

(歌與文章無關,只是我現在想唱而已)

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天打開冰櫃的時候,並不如想像的尚有層塑膠袋隔在我們之間。直接看到的,就是周一臉平常,無罣無礙的樣子。

就跟無夢的睡眠一樣。

不曉得是不是已經有人處理過了,還是周死的時候就是這個表情。甚至是微微有些笑容的。關於這問題,其實事後想想還真讓人好奇。

(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

想到周頌著這句子時的表情,今昔相比,還有些相像。

本以為看到周,自己會悲傷的不停淚,沒想到的是,竟沒有一點可以形容的感觸。就像一杯開始變冷的溫開水,一般。

四周響著頌佛機傳出的佛經佛號,醫院工作人站在一小段距離之外,讓我們單獨和周相處。

<可以摸摸她嗎?>周的母親問。工作人員擺出了請隨意的動作。

好冰。摸著周的臉,她說。

<這孩子最怕冷了,就連去國外玩也只記得打電話回來說那裡好冷。>

伯母的表情淡淡的,像是說一件昨天才發生的小事。

伯父站在她的旁邊,動作很小的但很確實地捉住了冰櫃。嘴角有些牽動好像是要說什麼可是什麼聲音也沒發出來。

工作人員很和氣的說如果有什麼話要告訴死者的現在可以跟死者說,也許,死者還聽的見。

也許。

我在心裡覆頌。只是也許。

那該說些什麼呢?她又會想聽到些什麼。試問嶺南好不好?這般?

伯母彎下身,在周的耳邊說著似乎是很私密的事情,我挪了挪腳步,讓自己看不見周的臉,讓自己聽不見談話。

那表情,如無夢的睡眠。

那夜,旅館打電話給我時我正在無意義的加班。周的皮包內只找到了兩個電話號碼,一個是我,一個是她家的。

<好的,謝謝,謝謝。>

晚上十點,窗外的人潮車潮還是很熱鬧,打電話到周家時卻有種夜已深人已睡去的錯覺,好久都沒人接起電話。

再撥了一次,響了好一陣子,周的父親接起電話。

<她希望妳去送她一程吧!所以留下了妳的電話。應該是這樣吧!>周的父親說的好穩重好有禮貌。

半個小時後,伯父伯母已經到了公司樓下來接我。

夜裡,北宜的路上沒有人多說一句話。伯母只是看著窗外。沒有起霧也沒有下雨,偶爾可以從樹間谷隙看見亮亮的滿月。

在把冰櫃推進去的時候,心裡有個聲音說:再見。

伯母下意識地將手伸出,像是想將冰櫃拉住,不讓推進。伯父輕輕地把她的手拉回。

<讓她好好睡吧。>我以為他會說,但他沒說。只是沈默。

周的父母親請醫院找了間附近的旅舍,我和伯母在小旅舍休息,伯父則去處理一些後續的行政手續。

我把醫院工作人員給的符燒成灰,灑進洗澡水中,泡了個好久。

聽他說,這樣可以怯除些不乾淨的穢氣。他們這樣說。

是嗎?如果這樣,那周還能入夢來嗎?

我躺在床上,一夜半夢半醒,以為伯母哭的好傷心。抬頭一看,她坐在屋角桌前沒流淚也沒睡地輕頌藥師經。

<她小時候最喜歡我唸藥師經給她聽了。>看到我睜開眼,伯母說。

沒有回答什麼,我又昏昏然睡去。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淨無瑕穢……)

早上起來,竟也已經日上三竿九點多鐘。

梳妝台上有紙條和一份早餐。紙條上寫著他們去一些行政單位辦些事情,稍後回來。

前一天晚上的電話一直到這一張紙條都讓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可是更早一天扭到的腳卻清楚地以痛覺提醒我仍然活在世上這樣的事實。

這樣清楚而不容否認。這樣的事實。那痛來的那麼真實,不是,不是夢。儘管我多希望是。

打電話回公司告假,才知道前一天離去時什麼資料也沒收地就散在桌上。

是嗎?真是不好意思。仍是那種不真實的感覺。也許,再睡個一陣子,醒來,會是在加班的夜裡。
或許,會醒於一堆數據和規格表的工作桌前。

但沒有。

周的父親回來後,我們便出發往周住最後幾天的地方去。

在濱海的道路上,陽光爛漫,誤以為外頭的溫度暖和,敞開了窗,卻止不住寒冷的風迎面而來。

風很涼,吹了好一陣子,還是又把窗子關上。

海面亮亮的,幾艘漁船泊在波浪之間補魚。如果不是因為周。也許,這會是個很不錯的風景。

在旅館前,因為腳痛走的緩慢,只能走在周的父母後頭。

老夫婦走進旅舍時我停下腳步。

他們進門,消失於室內的暗之中。

不遠鉄道上有一列不知向北還向南的列車急駛而過。旅舍斜對面的火車站前計程車司機靠著乾淨的車體抽著香菸。悠閑,而自在。

不曉得從傳來學校的鐘聲。

腳步好重,沉重到連嘆氣都沒有力氣。

周最後住的房間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特別之處。除了那充滿海風的味道之外,沒什麼特別的。

和一般小旅社房間一般,白色的床單、十四吋的中古電視,取代梳妝台的是一張舊式的書桌。双人床,不大不小,夠讓周安安穩穩的躺著。明明有兩個枕頭了,她還向旅社多要了一個。

打開窗,越過些矮房子,便是閃閃發光的海洋。好亮,好亮。

周的母親撫著枕頭,坐在床沿。

<她總是要抱著東西睡覺。>她說。回頭笑了笑。手裡撫著一個白枕頭。

一隊放學的小學生吵鬧地自窗下巷道走過。陽光自窗外灑進,照在床沿的白被單上,照在乾乾淨淨的磨石子地板上。

最後陪伴周的行李,是一袋衣物、一個錢包、幾張發票、用了半本的稿紙、一本艾密莉的詩集以及四個雅緻的白色盒子。以及幾張唱片和CD隨身聽。

和手上握著的一塊拼圖。

白色盒子或許是用來裝拼圖的,但從盒子上實在看不出來個確切;沒有說明、沒有標題、也沒有任何標價、任何圖示。

拼圖盒子上不是都有個原圖比照嗎?

若真是個拼圖盒子,那,拼圖呢?

周的父親在房外聽著別人說究竟發生什麼事,並頻賠說不是。

房外的聲音呢喃,聽沒個清楚。

(一切都是注定好的,沒得改變。)

想起這句話,沒來由的有些生氣。周的母親又喃喃地低頌著藥師經。

走出旅舍前電話響了,靠著旅舍門口的柱子回應主管打來關心的詢問。

是啊,一個好朋友去世了,是啊,是啊,明天會去上班,沒問題,沒問題。對,對,像您所說的,只是個朋友而已。沒什麼,我明天會回去,但下午,不行。

掛了電話,抬頭,海面寛寛廣廣地閃著光芒。好刺眼,連眼睛都快要掙不開。

走向車子,離了段距離,隔著車窗,看見伯父哭的好難過。

聽不見聲音,只看得見抽蓄的肩膀。伯母扶著他的肩膀,說著我聽不見的話。

不知從哪,又傳來學校的鐘聲。

走向旅舍,請旅舍轉交一張字條給周的父母,說自己有急事須立刻返回台北,遂不與同行。

我想,這樣比較好。

在巷子間繞啊繞的,竟找到間已經空盪盪的小學。我在面海的秋千上坐著吹風。

(妳看!像極了完治和莉香分別的那個車站。)周說。

忍耐了好久啊,眼淚終於掉了下來。

風吹的好涼,但臉卻一直熱烘烘的。

張開握了好久的拳頭,掌心是周握著的那塊全深藍的拼圖。不爭氣的眼淚一看到,便又落在手心。

學校又響起鐘聲,遠方,傳來火車急駛而過的音響。

(親愛的周,妳怎麼可以這麼殘忍。)
<其五。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本文設定為暫不允許回應,寫於一九九四至二00三年間斷續完成,並以此章回,給週遭來不及關心的朋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Then—shuts the Door—
To her divine Majority—
Present no more—
Unmoved—she notes the Chariots—pausing—
At her low Gate—
Unmoved—an Emperor be kneeling
Upon her Mat—
I’ve known her—from an ample nation—
Choose One—
Then—close the Valves of her attention—
Like Stone—

2005年04月01日(金)14時25分05秒|URL|chenway #79D/WHSg|編集Λ

紛 紛 墜 葉 飄 香 砌   夜 寂 靜   寒 聲 碎
真 珠 簾 卷 玉 樓 空   天 淡 銀 河 垂 地
年 年 今 夜   月 華 如 練
長 是 人 千 里

2005年04月01日(金)11時17分22秒|URL|chenway #79D/WHSg|編集Λ

EXCERPT:
向海.jpg

今天,我執筆的這個時間,我展望我自己的未來

就如同,我眺望著寧靜無風的海面

沒有任何期待來打擾這般平淡

也不希冀;任何的事物會有不同于現今所存的模樣

亦不奢求,自己將有怎麼樣的改變

<尼采>
http://linshi.twbbs.org/blog/item/chenway/38456">
繼續閱讀...

1970年01月01日(木)10時00分00秒|URL| #79D/WHSg|編集Λ

---

註:本文設定為暫不允許回應,寫於一九九四至二00三年間斷續完成,並以此章回,給週遭來不及關心的朋友。


1970年01月01日(木)10時00分00秒|URL| #79D/WHSg|編集Λ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1970年01月01日(木)10時00分00秒|| #|編集Λ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68-f62aa23c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