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信一帖 > 信一帖--旅

信一帖--旅

椅

黑暗之中,我看著車窗中對映著的自己。一點也不意外倒映中的自己眼瞳的形狀......
繼續閱讀...

Dear毛:

上星期我回宜蘭的路上風景蠻好的,說來給妳聽聽,如果妳身邊剛好有<鐵道員>的電影原聲帶,請轉到最後面幾首鋼琴獨奏的部分,謝謝。
火車在過了福隆站之後會先經過一個小隧道再經過一個很長很長的隧道,到底有多長呢?其實我也說不出來個準,大概是我默唸兩次心經的時間吧,盲目以為在那暗之中似乎有三到五分鐘之久。但沒這麼長的,我知道。

在暗之中,我看著車窗中對映著的自己。一點也不意外倒映中的自己眼瞳的形狀,每次在隧道之中我都這樣在車窗倒映中和自己對望。

出了隧道,就是海岸線了。

空氣很乾淨,把額頭貼在車窗上再用手掌擋住車廂中的照明甚至可以看的到一些窗外海上的星星。
背著行李,改坐在車廂入口的階梯處。拉開車門,有些燥熱的風就灌了進來。かめしま在右前方,再兩天就會全圓的月亮則冷冷的發著光芒在我仰角約六十度的正前方。(幾度幾度都是亂猜的,要不得準。)

天還沒有全,微微發出淡藍光彩的天空只要捉著階梯手把將身子探出車外就可以看到。

車子的行進聲加上灌進車廂的風聲讓<鐵道員>原聲帶中的鋼琴獨奏變得好像是不太協調的背景音樂。像是有人在行進中的火車旁並行著一部鋼琴,而有個人自顧自的兒舉行著沒人在意的音樂會。叮叮咚咚,低一點的音階隨著風就消逝了,只留下幾抹高音顧盼自得。

天色愈暗,海面反射的銀色光芒就愈強,雖不想形容它就像海面上的河,但實際上長的就是像蒼冰色的河平緩的流在海上分隔了一些東西。視覺上的顏色足以將心底的溫度冷卻個好幾度,縱使盛夏的夜風暖暖的吹在身上,亦然。很容易,不自覺的捉緊了把手認真地凝望著蒼冰色的海面。

遠方、近海都有漁火,かめしま則是緩緩地向發光的河流方向過來。空氣很乾淨,かめしま整個輪廓線明顯地映在天上,鮮明地以色與後方微微發著深藍色光芒的天空有所區別。無可救藥的總愛把這樣的畫面想像成禪畫風格的圖像,閉上眼睛,有海的味道,風涼涼暖暖,好舒服。大半個身子探出車廂,手捉著握把,衣物被吹的咧咧振響,自以為是在逆風飛行。

列車駛過許多小站,不停。月台和燈光都轟然消逝於後。速度太快,有時候我連站名都來不及看清列車就又離開了月台進入沒有照明設備的鐵軌上。
我折著手指頭算著剛過的月台是かめやま還是大溪的當下,かめしま就已游到銀色大河的另一側了。

把耳機的聲音提高,提高到低音都不受風聲及列車行進聲影響的音量。把海景當成風景畫,涼暖的風當空調,不喝水不說話也不思念誰的這般乾淨心情,應該不是什麼時候都可以營造出來。

列車南然後東南,海景就開始沒有了。剛開始只是偶而被房子遮掩住還能間斷看得見海面上的月光,過了幾個小土丘就真的只有房子馬路和平交道路口了。
一下子,就熱了起來。

心中正式宣告進入蘭陽平陽。月光三不五時落在軌道旁種植二期稻作的水田中。空氣中有秧苗的味道。青青短短,連閉上眼都看的到。
走出車站時要很認真很認真地才感覺的到風的軌跡,汗水因為溫度而沁出皮膚。吐了一口氣振了振衣物行李,背對著月光向西方的街道行去。

91.八月某日

ちんぃし于宜蘭


風涼暖涼暖的吹,月光落在海上,かめしま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海灘上有人輕輕敲著琴鍵。這是我當天短暫睡眠中的夢境國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