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閱讀書記 > 信一帖--代人生不朽是文章一文讀後感

信一帖--代人生不朽是文章一文讀後感

IMGP8442

張庚一直想寫段玄奘的故事,但他沒能閑下來好好寫字。直到他病危躺在刮著冷風的醫院過廊前,都不能停下來寫寫這個認真的人西行取經的故事。

張詒和說,玄奘未能來到他的筆下,卻一直擱在他的心裡。也因此,張庚有時便像個玄奘。

DEAR毛:
好久不見,你好嗎?希望你一切都好。

我的個性,少有認真的時候,交朋友是如此,待人接物是如此,工作是如此,當然,講話寫字也是少有認真的時候。

就連坐到過站不停的列車時,看著已然消逝於背後的車站或者是站牌,也只是不太認真的又閉上眼,睡吧。一切問題,也只待車停了下來再說。

用一般人的角度看來,這樣的個性實在讓人傷腦筋,也讓自己傷腦筋。こまだなぁ??這樣的個性好像很難成為一個了不起的成功人士。

所以,親愛的你,在這有生之年,我想,我很難有機會讓你可以拿著像天下、遠見、商週之類的雜誌,指著上面的封面人物對你的朋友說:我跟你說哦,這個人我認識耶!並指出這人年少之時寫的文字有多差多糟糕。

你知道的,就是那種半身照或四分之三全身照,雙手抱胸,笑的很有自信,目光灼熱的像要燒掉相機,背景是一間很棒的辦公室或一座很棒的工廠。

這樣的雜誌封面。

這樣的成功人士,這樣的我,還真難想像。

起因來自於我的漫不經心。

舉凡世間的事,嗯,好像,好像都要認真才能達成。重要的是,也好像只有經由認真得到的產物及成果,才會得到世人的鼓勵及肯定。

(至於不勞而獲或者是簽中大樂透,那叫令人艷羨!)

這樣的邏輯,讓凡事不太認真的我有些為難,或者是說,尷尬,或困擾。

這該怎麼辦呢?

有時,我都會以為,當別人是在用磚石努力砌著自我的巴比倫塔時,我只是在旁邊一把又一把的把白雲一壘一壘地堆積成城堡,壘成我望遠用的高台,乍聽之下,美則美矣,但客觀上卻是一點用處也沒有。

不能擋風,也不能避雨,除了能擋擋太陽外,什麼用也沒有。

除了自己困擾外,也讓與我相鄰的牆塔因擾。

所以,為了不讓人困擾,我應該要認真點。不過,不只一個算命的說我命格欠土,星盤亦欠奉土象星座,滿滿的是一堆風啊水的佔住我的生命。這個的一個人,也許,要叫他

認認真真的做一件事,想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樣不太認真的我,理應是該被這個什麼都要認真的社會離疏的。

有時,我是會這樣想。

但,實際上不知出於何種理由,我仍然是有些好運氣。

不認真的經營家庭,但和家人間還是互間挺關愛彼此。

不認真的經營朋友,但在自己生活的各領域間,仍是有些交的上心,說的上話的朋友。

不太認真的工作,幸運,仍是有份糊口的薪水。

老實說,這樣的生命,我很感謝。儘管,還是不太認真的感謝。

昨天看了一個電視專訪,內容是講一個燒餅店老闆的故事。老闆,是個非常認真的人。是一個就連做燒餅都要求到像在做一份藝術品的男人。

從食材的選擇,到餅皮的揉成,食材在進爐前的PH值,以及發酵的的最佳溫度。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其中的差別。

一點一點,從小細節做起,從小細節關注起。

其實,做菜就是小細節!他們這樣說。

當儘可能的把所有小細節都掌握住了,一塊燒餅,也不只是一塊燒餅這麼簡單了。

老實說,我還真喜歡看這種故事。

在章詒和女士筆下<人生不朽是文章>一文中,講述張庚這個人的故事中,有一段描寫玄奘的特質很讓我注意。張庚說:

專心於一件事,由始至終,無一日懈怠,其間無論遭遇什麼險阻堅難,百折不回,這就是我特別尊敬和欽佩的人了。

張庚一直想寫段玄奘的故事,但他沒能閑下來好好寫字。直到他病危躺在刮著冷風的醫院過廊前,都不能停下來寫寫這個認真的人西行取經的故事。

張詒和說,玄奘未能來到他的筆下,卻一直擱在他的心裡。也因此,張庚有時便像個玄奘。
對於戲曲,能夠像玄奘取經、譯經、弘法、入世一般的認真,認真到近乎是種偏執時,其實,他便很像個玄奘。

所以說,玄奘未能來到他的筆下,但卻活在他的生命了。

那種認真,使得一件旁人看來很普通的一件事,也變成了美感的創作。那樣的光采動人。

即使,是一塊只上了油,加了蔥花的燒餅。一樣光采動人。

章詒和,你是一朵鮮花也好,一株野草也好,當有自己的樣式和表現。我很喜歡這句話。

鮮花有鮮花的樣式,野草有野草的表現,只要認真而專注,便是不同於眾,而有了自己的樣式和表現。

每個人,當有自己的底色來為自己的文章做基礎,取經的和尚,延安出身的老共,街角燒餅店的老闆,皆是。人人,好像都應如此。

那我呢?要怎麼認真?

這問題還真的很難回答。

像我這樣漫不經心的樣子,究竟該用著什麼樣的底色呢?

繞清江,買不得天樣顏色。

仍是這樣漫不經心的書寫著,書寫著我的迷惑和自言自語,雖然沒有能力片這只語便叫人魂悸動。但只要能一直這樣書寫下去,我想,我總能用文字刻出我自己的底色吧!

人生不朽是文章。

究竟是要不朽了才能成文章,還是,人生如文便不朽,這,與我無關!現在,我只懂,我寫,故我在。

DEAR 親愛的你,你好嗎?

也祝你,在這人生的路途中,撰文順利。

97。05。21
于北城,
太陽很艷,風很大。聽說,颱風要來了。



97.06.2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296-88a62632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