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信一帖 > 信一帖--where is willy?

信一帖--where is willy?

A
DEAR毛:
Where is Willy?
威利在哪裡?

DEAR毛:
Where is Willy?
威利在哪裡?
這是一個英國兒童繪本的名字,內容你應該也見過,其內容就是繪本上或在大街上或者是廣場上皇宮前畫滿了各式各樣不同的人們,每個人有不同的面孔,不同的衣著,讀者的工作就是在這滿坑滿谷的人群中,找出一個叫威利的男孩子。根據形容,威利總是穿著紅白條紋襯衫、絨球帽,手持木杖,戴著眼鏡。
你,則須要努力去尋找他。
在各國不同的同業中同樣的邏輯下,威利將會隨著國情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穿著,有著不同的名字。
可能叫小強,可能叫奈緒子,也可能叫約翰。
但,不變的是,人,一向都是真他媽的多。而威利一如原版的他媽的難找。
老實說,從小到大,我看到相類似的題材,我向來是直接放手的。真的不懂,為什有人會去發明這種遊戲來茶毒兒童的身心。
最起碼,我一直到了當超齡兒童的年紀也一直無法玩這個遊戲。
不過,在還沒有搜尋引撆這種東西之前的年代,人總是免不了要玩一玩這種遊戲。
只要有心。只要有情。
還是非玩不可。
歷史上,最早開始玩where is willy的民族,我們漢民族可以很自豪的說,就是我啦!
隋文帝開科舉,武則天加大科舉,北宋南宋朝擴大內需,使得所謂文人在放榜後都免不了要在大街上榜單前,玩一次where is me 的遊戲,找到的,或許就可以繼續玩陳世美、李娃傳的戲碼,甚至是范進中舉的後現代藝術。找不到的,就演杜十娘、柳八洲的悲情戲。並撂下一句,詩狂,字狂,志不在凌煙上,然後躲在角落悲情的畫圓圈。總之,漢民族籍由榜單來玩where is willy,並演化許多衍生故事,這絕不是像韓國壁畫一樣來的沒有說服力,真的是其來有自。
一直到資訊時代前,我們仍玩著這樣的遊戲。
如我高三畢業那年,也是籍由大學榜單找著心儀女子究竟是考上了什麼學校。那真的是在一堆人名中尋找著一個心悸的代名詞。
不好找,真的很辛苦。
如果當時大學數量和現在一樣泛濫的話,我想,我可能會直接放棄。
還好,當年不比現在,而那女子成績不錯,在第一間學校也就找到她了。
Where is willy? Just here!
還好,只SCAN了幾十行就找到,真是讓人興幸。
後來進入了資訊化時代,現實中的where is willy?就容易多了,先是將威利的名字打入搜尋引撆,或者是在一段文章窗選起來,再按CTRL+F就可找到,方便的很。
要找什麼,就上上網,只要運氣好,總是可以找到些蛛絲馬跡的。
但如果是年代早於資訊年代,又不是什麼論文會引用的重要訊息,那麼,抱歉,你的威利壓根不在茫茫人海中,就是再認真尋找也是白搭。
而所謂的不重要,很可能是一場你高中時的詩詞研討會的集合作品集,很可能是一張當事人都忘記的合照。也可能是你囈語似的寄出一篇書信,更可能只是一張別人來不及傳達給你的MEMO。
資訊有其界限。你忍不住要這麼說。
儘管說我們的後輩們可能會自己老年時都可以在GOOGLE上找到自己高中時交的見羅丹雕塑展心得作業,並發現大家抄的東西都差不多引用於相同幾份報紙。但我們顯然是沒趕上這年代。以致於現在想知道自己少年時究竟寫了些什麼抄了些什麼,總要尋找威利似的,在自己茫茫雜物舊書堆中,尋找著自己曾經寶貝的要命的筆記本。
如果我意外死了,這本,就權充我的遺囑吧!
曾經,我那麼認真的說過。卻不知,在當時而言,就自己的意外來說,家中唯一有意義的書,是母親櫃子中那份薄薄的保險契約書。
OK,但我還是偶爾會在舊書堆中玩著這樣的遊戲。
好運氣的是,我的好奇心及懷舊情愫隨著年紀的長,購書頻率的持續減少,書寫量的頓減,尋找威利的行為是越來越少。也越來越容易了。
最近一次尋找的,是所得憑證資料。只花了十分鐘就放棄,直接打電話向公司會計求助來的簡單方便。
只有固定在每年大掃除時會偶爾玩一玩。並順便復習一下那些就要忘記了的人名。從威利想到珍妮,從珍妮想到史黛拉,一直無限延伸下去,直到東西越來越亂,亂到自己終於受不了為止。
當然,也包括已經忘記了的人名。順手也是會想起幾個。
不過資訊時代也是會進化的,現在的我,不再須要像上述方式來玩尋找威利的遊戲。相比以下方法,上述的方法都算太累。
半年前,突然發現google有樣有趣的功能,可以預先設定好關鍵字再設定搜尋交付時間,這樣,google 就會在設定好的時間將他找到的”威利”資料寄到你的google信箱中,方便的很。
先前我設定了幾個人名,包括我自己的網路代號,每天這些資訊就會先寄到我的信箱,再經由外寄功能,自動送到我的PDA中。每當此時,PDA便會發出,you get the mail的音訊。籍由此,我發現了某女子在日本的訊息,發現了我我高中國文老師曾和朱天心同年入選文學獎的事蹟(老師,您真行…),發現了不少和我同網路名稱的人或虐狗,或溺愛約克夏的故事。
總之,是項很有趣的功能。
就和小王子一書中,FOX對小王子所說的,你在四點來到,於是,我在三點半便開始期待。
每當PDA發出you get the mail的訊息時,我總是很期待。
期待,又見到一個,久違的威利。
DEAR 親愛的你,WHERE IS WILLY?
這讓你覺得期待嗎?
97.06.15,台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290-4e53d2d8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