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世說新語 > 石頭湯的故事

石頭湯的故事

好久好久以前,有個神奇男孩和一鍋神奇的石頭湯......


最後,在一夜溫飽之後,笑的如孩童一樣誠真的男孩子,又帶著他神奇的石頭,走上一條傳說中的聖徑。


民主在進步吧!我想。


每次看電視新聞時我都會如此安慰自己。告訴自己,最起碼我們社會沒有一言堂式的言論市場。只要沒有一言堂,就算民主變成是一團鳥煙障氣,我想,應該也是好的。


一面安慰自己,一面要忍住一股噁心的感覺。


只要事情變成了烏煙障氣,台上人物總是以現在不是一言堂了,大家有自己發言的權利來回應。


的確,一言堂是沒有了,但民主才剛開始討論而已。怎麼,怎麼現在就有人在慶祝民主了。


就好像好不容易爭取到進入天堂的門票,便開始行墮落的事。


天堂,不是讓人停下來休息的地方。


民主,也不是。


沒有了一言堂,也只是民主剛開始的一個現象而已。


小的時候,聽過最聰明的故事並不是小男孩看著魚兒逆流而上的聖人啟示錄,也不是某個小男孩砍倒櫻桃樹,更不是小男孩自製火藥炸鄉里橋樑,最後創建共和國成了國父的故事。


都不是。


而是煮了一鍋石頭湯,煮了一鍋神奇的石頭鍋的男孩。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流浪的小男孩進入了一個和氣的村莊,乞食著一頓溫飽,並望能好好睡上一覺。但時局真的太亂了,太糟了,比次級房貸和921一起暴發還亂還糟,就是葛林斯潘和IMF一起發功都沒有用。富人家都沒口多的餘糧了,何況是一般農家。


這些自視善良的村民只能受莫能助。


男孩笑了笑,自顧自的在村邊空闊處立起了行李中的鍋子,拾了薪火,朝鍋裡丟了幾塊從揹包中拿出的石頭,注入溪水,便煮了起了。


一旁的王大伯,自視善良但無餘糧的王大伯。經過他的身邊時說:年輕人啊,你怎麼在煮石頭啊,這石頭怎麼能吃?


年輕人輕輕的笑了,笑的比任何嬰兒都還來的誠真。


這位大伯啊,這可不是普通的石頭湯,可是能煮出神仙美味世上獨一無二的石頭湯的好石頭呢!


於是,善良而好奇的王大伯便和年輕人一起等著這鍋石頭鍋煮好。在等待的過程中,王大伯得知這鍋神奇的石頭湯要是加入了洋芋便會變的更加美味。


只是些洋芉,沒什麼!後院倉裡還多的是呢!來試試吧。


於是王大伯便急忙忙的跑了回家拿洋芋,拿洋芋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好朋友,小白。小白問,怎麼了,幹嘛跑這麼急啊!


在善良的王大伯口中,小白知道了,原來,這世上真的能用石頭來煮湯啊!太神奇了!多有趣啊!便興沖沖的在王大伯的號召下一起去看神奇的小男孩煮神奇的石頭湯。


在小白等待湯水滾燙的時間中,無意間得知,如果再加上些奶油,這鍋神奇的石頭湯就會變成一鍋更神奇的湯。


開玩笑,韓國人用石頭煮飯有什麼了不起。現在我小白可是有機會用奶油煮石頭。在王大伯鼓勵下,以及小男孩純真勝嬰孩的眼神下。幹了!


小白急忙忙跑回家中,拿了奶油就要跑。韓國人,這下你們跟不上了吧!幾百年後要是你們要說石鍋拌飯走在時代的尖端,我的子孩可以大聲的嗆他,我們家的祖宗可是用奶油把石頭煮成了一鍋湯耶??


太令人興奮了。


賣塩的嫂看著一頭燒沉溺在自己幻想中疾奔的小白,忍不住叫住了他,問明原由,於是嫂也好奇的去看了那鍋神奇,不,加了小白的奶油,它已經是更神奇的石頭湯了。


然後,嫂回家拿了塩,遇到了賣水果的林大媽。


然後,林大媽回家拿了蕃茄,遇到了賣豬肉的小劉。


然後,小劉回攤子拿了肥豬肉,遇到了賣香料的村。


然後,村長回了家,拿了幾把窮人都叫不出名字的香料,遇到了富豪阿海。


然後,阿海回家叫阿正拿了一支更大的鍋子。


然後,阿正他媽也來了……


然後……


是夜,年輕人的石頭湯得到大家一致的好評,果然是神仙美妙,小白心想,果然,加了咱家的奶油就是不一樣,連石頭不是也化開了像豬腰肉一樣。嫂心想果然加了咱家的塩……


自認善良的王大伯吃飯前仍不忘向神明感謝今日的聖跡,這男孩一定是上天派來的天使,不然一鍋石頭煮的湯怎麼能這麼溫暖人心


男孩笑了笑,在大鍋旁得到了一夜的溫暖和好睡!


故事,在這就停了。最起碼課本只印到這。


小時候聽這故事老師好像用了很有意義的講法來解釋這故事,但我,一點也不能瞭解!


這不是騙人嗎!


好孩子的最低度標準不就是不能說白賊嗎!


要是在2008這個年代,這男孩首先應該就要面對失風後一堆狗仔記者問你為什麼騙大家,是不是你有一失業的父母,是不是你有二三個還在唸小二小一的弟弟妹妹,你不出來騙錢你家就只能兩天吃一碗陽春面,最後用五十元木炭實現一家人最後的尊嚴。小學老師驚訝的說,他小學很乖的接起是刑法詐欺罪起訴審判判決上訴再上訴,非常上訴,再審,發交執行……中間夾雜一堆少年輔導,狗仔追蹤,慈齊大愛,社工團體,以及突然變的有良心愛鄉里的里長等等等等。


哪來這麼幸福美滿啊!


小白第一個就叫你從石頭中擠奶油出來還他。不然他還叫小白嗎?我祖先的光榮都被你騙了~~~


但小學故事中,在文章看不到的地方,年輕人卻控制了整鍋湯。


重要的是,他只出了一張嘴。好吧,再加一個小鍋子和不知哪撿來的石頭。但比起他的笑容和話語,那些都是毛毛雨一樣的存在。


小時候我就很討厭這故事,每次遇到些嘴比我還利,講話比我還會騙人的人,都會想到這故事。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既生瑜何生亮吧。


現在看到政治人物在高談著什麼愛與和平,真誠與希望,我都會想到那鍋石頭湯,以及煮著神奇石頭湯的年輕人。


當然,也討厭那些因為在此湯中加了些什麼也聳動別人加料的人。


課本上以年輕年的機智和熱情做為結語,但我,受不了真的,很受不了這故事以及官方註釋。


忍不住就在書上加了句:


最後,在一夜溫飽之後,笑的如孩童一樣誠真的男孩子,又帶著他神奇的石頭,走上一條傳說中的聖徑。


20080219


于北城書寫


PS:神奇的,真的不是那鍋湯。也不是那張嘴。而是那抹什麼都沒付出,卻控制了一切的笑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272-8b293286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