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信一帖 > 信一帖??行旅

信一帖??行旅

冷眼看著窗外流去的燈光,在意識海中曝成一條又條的光軌,佐著他人無意義的囈語,些微寒涼的空調以及沉悶的氣氛。這樣的真實並不比夢境來的真切多少。


DEAR毛:


親愛的你,最近我常在想,如果說,人生是一場行旅,那莫,我旅程的終點在哪?


相信我,我絕不是厭世了,雖然說活著也好像沒什麼特別的緣由,但我只是單純的思考到這問題罷了。就像你上了長途巴士,多少會想問著自己這台車到底會開往哪去一般。


買對了票,上錯了車,一樣是白搭。


前天搭車回中部時,在深夜巴士中睡著後又被一旁講手機的人吵醒,在那當下,竟有種迷航的感覺,在那一瞬間完全地忘了自己是往哪去,又是從何而來,這巴士又是北上南下抑或南上北下。


是出差?還是回家?又是回哪個“家”?一點也摸不得個準。


又或者,會不會是場午夜大逃亡。


這些混亂,只緣由做了一個短暫的好夢。


看了看車上的時鐘,最多不超過半小時的好夢。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餉貪歡。


在那短短的睡眠中,一點點的夢境便叫人不忍離去,那一點點的夢,比起沉沉的車行聲、暗空間、和一旁同車的低語更來的真實。


如果,能不醒來,長夢到底,那該多好。


冷眼看著窗外流去的燈光,在意識海中曝成一條又條的光軌,佐著他人無意義的囈語,些微寒涼的空調以及沉悶的氣氛。這樣的真實並不比夢境來的真切多少。


車行向南,這是隨著飛逝向後的里程牌判斷而來,哦,我想,我是剛結束了一場喜宴在返回中部工作的路上,嗯,OK!我知道了。


而人生呢?誰知道。


下了車,踏上再真實不過的水泥土地上,我依舊想著這樣無解的問題。


2007.10.30


于北城之南


 


佛家也說,人生是火宅。


那莫,我們的行旅,是在火宅中尋找著我們的出口嗎?


又,如果終不能知旅途的終點,那莫,這場行旅又何異於逃難。


睏了,連字都開始變形….晚安,親愛的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ICHIMURA桑
DEAR毛是我一個很特別的朋友
從高中畢業到現在見面的次數不超過五次吧
但一直到現在都還有通信的習慣
是那種閑下來時才會想起的老朋友
寫封信總是寫的胡言亂語,寫完的信也未必寄出
以前寫的是不著邊際的胡說八道
現在寫的是狗屁不通的胡言亂語
這樣還能看的懂我寫些什麼的這位朋友
不管他是男是女,都是重要的.
當然,你也是重要的

2008年01月27日(日)19時40分41秒|URL|約克夏飼主 #-|編集Λ

あの...

毛是誰啊? 男或女的?

2008年01月27日(日)19時00分57秒|URL|ichimura/流川楓 #-|編集Λ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264-26318712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