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手記 > 暗夜行路

暗夜行路


(還沒去挑錯字...懶了,先這樣吧!)



通常,你的車程就會這樣如此這般勉勉強強的結束,有時,你甚至沒辦法來得及看完車上放的電影結局,天知道,你也很想知道超人再起中克拉克最後是不是能笑著祝福路易絲和她的老公幸福快樂的過一生。


  


說來,你往往是上了車便想睡覺的人,也就是俗稱的上車睡覺,下車尿尿,這樣的人。




往往,只要是一下子,一撐額頭或一靠椅背,再一會兒,便沈沈睡去。晃晃盪盪,到自然醒來為止。




老實說,那感覺大抵上還真不錯。除掉無意中額頭去撞擊車窗的痛楚不算的話,還真不錯。




半睡不睡或一往無前地閉上眼睛,總之,是將車廂外頭那飛快離去的世界,與自己某種程度的切割了。如果睡的再沉一點,那莫,這車就算是條三途之河上的觀光船也是美麗的。




只是不知三途之河或忘川上風吹起來是不是暖暖的就是了。




(為了達到這目的,那莫,業已因車齡老舊維修欠佳駕駛會邊開車邊吃便當而停權的巴士公司或者是個不錯的旅行建議。)




儘量,在長程車途中常常會因鄰座夫妻因供奉觀士音大士的祭品是葷是素,供奉關聖帝君的祭品能不能出現麥製品這類無聊的爭吵而非自願清醒。又或因後座小朋友亂吵亂弄亂玩亂動的壓到前座,嗯,也就是你的頭髮而打亂你的夢境,讓你一時火大不能自持。更不用提白目大學生不知廉恥的在密閉空間中大聲講手機這種事情了。




等等事項,使得忘川的觀光船老開到一半就沈没,弄的你每次好不容易看見了好久不見而好想看上一眼的人時,便沒了影像,沒了那香味,沒了那比正常體溫略高一些的溫度……




每次這樣醒來,你都好想像個孩子似的大哭大鬧,像是這樣便有人會還回你的玩具或給你一顆糖。




這些眼白多於眼部,禮儀堪似矮人的同行乘客就用了許多忘川所不容的方式,傾覆了整船的回憶。




於是,勉強醒來,或者是發一頓啤氣,或者是無奈的看著車窗外的風景一站一站的離去。




又或者,運氣好的話,你強迫著自己入睡。勉勉強強的去找回那些影像。




又或者,只是勉勉強強的入睡。只是睡,什麼影像都沒有的睡。




你還是閉上眼,假裝自己是沉睡中的人,就是打雷般的吵鬧也勉強著不起來,勉勉強強的感覺那影象,那些味道,以及那在時間中已近於恒定的溫度。




然後,影像勉勉強強的隨著窗外的光影,一道一道,一點一點的刷淡。一不小心,你才發現你又睜開了眼。




影像,成了刷淡至白的風景。




如此這般,このようだ,使得你在到達目的站前只能癱坐著看著路旁里程牌一百公尺一百公尺的加數字。




天知道你多想在忘川的觀光船上就昏昏沈沈不理魏晋地就這樣一路到底。即使,在對岸等待的可能非人非神非伊人。




通常,你的車程就會這樣如此這般勉勉強強的結束,有時,你甚至沒辦法來得及看完車上放的電影結局,天知道,你也很想知道超人再起中克拉克最後是不是能笑著祝福路易絲和她的老公幸福快樂的過一生。




踏下車檻時,竟沒有一絲絲旅途平安的喜。那盤算著旅途平安險,壽險,信用卡刷車票贈險等等用之以孝順父母最終數學總計方案瞬時落空。




又一次安全的旅途。SAFE?




踩在結實的水泥地或柏油路上,你說。平穩,而安全的降落。而不是新聞中那些伴隨著火焰或鮮血濃煙的畫面。那些畫面,好運氣的沒有出現在你身上。




每每,在那週期性出現的新聞中,稍不注意,就會看見自己沈睡的表情。又或者,看成哪個熟識的人。




於是每次這種新聞你總格外注意傷者名單。身怕哪天自己也出現在名單上而自己卻已然忘了招魂儀式而去了哪個城市旅行。




這感覺,簡直和唸高一時,在火車月台等南下返家列車之際,夕陽西沉晚風冷,一張破報紙飛揚的姿態便要誘的你差點縱身一跳,這麼一般。




不由己的被揚起,飄流,打旋,再落下,揚起,最後還是飄盪,落下。在來不及落定前,被便急駛,過站不停的列車撞擊成許多小張的破報紙。




你總以為,這樣的畫面具有什麼不好參透明瞭兼難以道明哲理的學問在,而以致這樣的畫面便成了你高一最鮮明的哲思課題。並以此做為勾搭相近同齡好學問女子的好話題。




雖然說這麼深沉的問題足以思考很久很久,但在看多了破報紙、塑膠袋、餡餅紙袋,乃至於D調曲笛(你的)、便當盒(你的)都遭遇了類似物理撞擊的畫面後,這種命題便再也吸引不了你。




儘管,破報紙被風揚起的樣子,總讓你想起好適合睡覺的下午。又或者,垂柳池畔西曬中。




長長的,沒什麼人跡的火車站月台,暖暖的,刺眼夕陽把影子拉的好長,把背包包放在一旁的位子上,不聽隨身聽不唱歌的,靠著,睡著。




比去想什麼人生課題都來的好。




這樣的氣氛下睡去,總遠比驚慌亂叫的期待著即將來臨的撞擊來的悏意。




預期的狀況很多,但旅途一向平安,至多,是因被手機人聲小鬼吵鬧或電視聲響嚇醒而半睡半忿,並不存在著什麼午睡的氛圍或預期的新聞。




如果沒有意外,車途的終點總是在一座行人天橋前結束。又是一趟安全的旅途,你想。




那半睡半寐中的記憶、影像、氣味、溫度等等你原以為可以細細描述的內容,隨著走上天橋的腳步,一步一步,刷淡,漸層,脫色,以致成為難以形容的流光泡影。




天橋上,城市裡的晚風並不怎麼清新的讓人只能慢慢甦醒。




看著底下車燈流動的光軌,你不禁又開始懷念剛剛丟失的,難以形容的夢土。




(如果,真能這樣一直的夢下去,倒也真的不。)




咔、咔、咔。靠著天橋,聽著一道高根鞋踏行而去的聲音,這下,你真的慢慢的睏了。




2007.二月.某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261-ec20aff5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