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手記 > my friend(1)

my friend(1)

嗯,我覺得我現在好煩哦。


是挺煩的。


不是啦,不是那個煩啦!我是說我現在覺得煩!


嗯,那我們翹課去看海吧。


前一陣子,一個朋友在線上和我聊著她的苦悶,莫了,我說了一句我每隔一陣子就會說的話。


那,我們去看海吧!


好久都沒去看海了,真的挺想去的。就像待在山上一樣,只要能看到很廣很廣的天空,再吹吹風,這樣,便能讓自己心情好上不少。


就如同以前在筆下寫過的,看到這樣的風景,廣闊的天空,便覺得那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不論是好,是壞,都是多麼微不足道的了。


朋友說著她的苦悶,她的生活,以及她的不順遂。又說,好像畢業後,這些年頭過去了,就只剩我這個朋友了。


有這麼慘嗎?我說。這樣我還好意思不理你嗎?呵。


從線上,雖然看不見她的表情,也能感受到她的那股無奈。以及那種使不上力的壓力。能讓這個朋友舒服點,我很樂意陪陪,聊聊。


照理說,我都這麼這麼仁至義盡的陪人苦悶,陪人分享她的不順遂了,看在浪費我寶貴上班時間的份上,也應該回應個感謝詞回來吧。


做人的禮貎不就是這樣嗎?


她的回應是:


啊??那我跟你出去會不會被告啊?


不會吧,基本上白痴和愚笨是不會被告的,民主國家還是有保障白痴的人權。我想。


我想我們認識十幾年,一年中卻難得見個一兩次面,大部份都靠線上通訊聯絡,我這個人又堪稱道系數的活標杆。妳丈夫要懷疑,也應該會先來和我說聲對不起,說句不好意思,內子老是打擾您之類的應酬話再說其他的廢話。


重複思索再三,嗯,對了,為了我的名節著想,我想,如果我們真要好好見面聊聊,那,還是蹲在你家巷口的7?11門口就好。那裏有監視器可以保護我古墓傳人的清白。


呵。


印象中,這個朋友總是苦悶時才會想起我這個人的存在。就像有人就是牙痛了才會想到牙醫一樣,而牙醫這種慢性病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有的,所以,嚴格來說,我們一年也不過聊個幾次而已。見面,也不過是吃飯,聊聊天,再有點時間,就逛逛街,邊走邊亂聊。而聊的,十幾年,聊來聊去也不過就那些話題在重複。如果腦子有存檔功能,我可能會考慮滙出,然後修改一下就可以應付下一次的話題。


接下來,我們在線上於工作之餘仍是有一搭沒一搭地無負擔亂聊。聊她們公司福委會有多爛,聊她的家庭,聊她兒子。有一搭,沒一搭的。


就是沒有再提到海。和以前一樣。


我想,我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一起去看海吧。我想是這樣的。


也不須要。


與其說是要去看海,不如說,這只是我們說話的開頭語之一。


莫了,她說,那你在中部現在還好嗎?


嗯,小姐,聊了這麼久,你自己的事都說完了才問這句話,你會不會太超過了點啊?


96。11。12 于北城


嗯,我覺得我現在好煩哦。


是挺煩的。


不是啦,不是那個煩啦!我是說我現在覺得煩!


嗯,那我們翹課去看海吧。


嗯,這意見不錯,不過,我跟你說哦,那個誰誰誰真的很過份哦 ……


十幾年來,都是這樣子。


而看海,嗯,我還是一個人去吧。最起碼不用擔被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239-5fe568c5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