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手記 > 忘了的,和記起的

忘了的,和記起的

因為想不起,格外的想著念著那個人的其他事情,笑聲,手語,肢體動作中最細微的表現,又或者是氣味,氣質。
一直到全部想起為止。


我常常忘記了和我相熟的人長的什麼樣子.


真的。


這個現象我是從國中的時候開始注意到。


國中的時候,開始會在意同學和朋友之間的相處,因著這份在意,免不了對特定的人會有特定程度的在意,但奇怪的是,每當我開始在意起某人時,某人的臉便從記憶的資料庫中被屏蔽起來。


大致上這時候,我會記得起那個人的聲音,那個人的氣質,甚至是那個人的味道,以及那個人的小動作。但是,就是記不起那個某某究竟長的什麼樣子。


越在意,就越想不起來,非得拿起照片,才能,啊,原來你在這裡。


除了家人彷彿有血般刻印,大抵上無血緣者又受我在意的,多有這個怪現象。


以致於,每每別人問及那個某某長什麼樣子時,我都活像得了阿茲海默症一樣。


這樣現象不多見,但評價上卻是奇準無比,越是被在意的人,被屏蔽的程度也就越發嚴重,有時,甚至連名字也會記不起來,聽起來很扯,但,卻是我再真實不過的反應。


也許心理學可以做出什麼很了不起的人格反析,如果我是第一個有這種反應的話,還會出現以我為名的病理研討會。


但,就我而言,這反應卻是一樣勝於言語的評價標準。


口頭上說的多麼關心多念記人家,比不上一次想不起對方來得實在。


因為想不起,格外的想著念著那個人的其他事情,笑聲,手語,肢體動作中最細微的表現,又或者是氣味,氣質。
一直到全部想起為止。


有些人,就是有其獨特的氣質,能讓你在一大堆人中立即找到。能讓人只是想念他的時候,便有獨特的感受。比之一陣快爽的風。


老子千言,莊子萬語,會說忘言始知道。


是這個意思嗎?是因為佑才忘,還是忘才知。


還是說,這就是一種阿茲海默症的症頭,如果是,那就很可怕了。因為我雖然和渡邊謙一樣有頭頂漸空的問題,但我沒有他帥,應該不適合演明日的記憶這樣的題材。


所以,撇開生理醫學的探討,我倒寧願這是一種心理醫學的問題。


我的心,我的記憶,籍由少數重要因素的屏蔽,來強迫思緒反覆溫習,研究那個某某的一切。以致於哪天我才能說:


啊,原來你在這裡。


某年某日,于台中



後記補充:


讓人悲哀的是,那些以為本該被屏蔽的臉竟不知什麼時候已


然記得十分清楚,而那些反覆的溫習也已經不再那麼讓人悸動。


這時,你才知道,原來,不知不覺中,你也背叛了自己的言語。


說再多的想念,也沒用了。


記起的,不如忘了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235-7be9f162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