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信一帖 > 信一帖--胡思亂想

信一帖--胡思亂想

好想去旅行,一個人一袋行李,不帶相機不帶筆紙的出去走走,如果可以,想去飄著雪的,連城鎮街道都安靜的小城晃個三四天。
樹
繼續閱讀...

Dear毛:

一面聽陳冠蒨的專輯一面寫些事情和心情給妳,心情,和往常一樣空空的沒有什麼東西;事情,是外頭的氣溫不詳可是我的手冰冷。
最近只唸的下金庸的小說,一旦唸到難一點的東西牙齒便隱隱的酸痛了起來,不曉得是不是身體的罷工宣言。

好想去旅行,一個人一袋行李,不帶相機不帶筆紙的出去走走,如果可以,想去飄著雪的,連城鎮街道都安靜的小城晃個三四天。

(夕張聽說可以到零下十幾二十度還是更低!)

或許火車汽笛會從不遠不近的地方傳來,然後人便下意識地拉緊衣領。想像<情書>那部電影中博子一樣對著山裡頭的人大聲吶喊心中的話。可是在走出國門前己經跟自己說好這是一場安安靜靜的旅行,所以只是看著滿山白雪呵著一口一口的熱氣。培養著將痛哭一場的情緒。

(有誰會想念誰?)

踏在雪地中走出一條長長的足印鍊子,厚厚的雪深深足印,忍不住,就微笑了起來。回頭看,很多很多的事都很有趣。

(又在想念些什麼?)

似乎是件很私密的事情一般,蹲在山間小徑旁看著林間結著的冰晶霜露,附庸風雅的以為它們會微笑以對並打聲招呼。你好啊,外地人。或許展示著或自個兒任性地換了個形態,只因為呵出的熱氣太過靠近它們。

仍是微笑以對。生命的長短在這看不出有什麼意義。

重點是真實的活著。一位哲人說。

腦中響起這句話,像剛啜完一口牛奶咖啡那樣輕微嘆息。

雪仍然飄著,決定從山徑再走回不太熱鬧的小城鎮。

好奇怪並沒有想念任何人或是任何事物,突然心念一轉,略微計算了一會兒下個月信用卡須要繳納的最低額度,苦笑。這是很實際的問題。
在賣餅的舖子手口並用的好難溝通,終究是買了些不知道口味的餅充當先前並沒有食用的午餐,咬了咬,味道還好,信步走在另一種無法了解的語言及街道之中。某種程度上就像某個作家說的回到了未識字的孩童時期,一切的一切都是新鮮的。

哼哼哈哈的在腦中浮現一些曲子,竟有一種過節的心情。

(還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嗎?)

叨著一小塊餅看著天空,雪花飄落在臉上溶解,有燒灼的感覺。雪水滑過臉龐。

(竟然,不曉得要想念些什麼。)

双手冰冰的,捧在臉前用熱氣一口一口的呵暖。眼鏡也花了起來。

竟然,不知道到底該想念些什麼。

一個人走在飄雪的北方小城鎮中,路上安安靜靜,不曉得該想念些什麼,只好繼續培養著一場隨時可以痛哭一場的情緒。

91.01.30

ちんぃし于宜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2-8af1d289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