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未分類 > 淡水小鎮&世界公民意識(一)

淡水小鎮&世界公民意識(一)

我題目所指的淡水小鎮,並不單單講的是台北縣八里對岸那個淡水小鎮,明確點來說,我指的是果陀劇場最近又重新回鍋賣錢的舞台劇<淡水小劇>。老實說,還真感人,離場時我看到一堆人都是雙眼紅咚咚,面色不能自己。

`````````````````````````````````````````````````````````

我題目所指的淡水小鎮,並不單單講的是台北縣八里對岸那個淡水小鎮,明確點來說,我指的是果陀劇場最近又重新回鍋賣錢的舞台劇<淡水小劇>。老實說,還真感人,離場時我看到一堆人都是雙眼紅咚咚,面色不能自己。

但這舞台劇和世界公民公民意識有些午什麼關係?除了劇目本身係改編自美國劇作家懷爾名劇<小鎮>(The town)之外,在這篇文章而言,嗯,暫時看不出與世界有什麼重要且明顯的關連性。不過攀比上一個有名的事物主題往往可以提高一篇文字的能見度,所以,原本名為<論午夜列車與世界公民意識>的文章就改成了如上的標題。

或者,改成<從紅毛城到海堡>也是一個不錯的命題方式。嗯,也許,這該這麼做。

言歸正傳。

上週一晚上十點二十二分的時候,我正坐在從新竹往台北行駛的巴士上,窗外的氣溫好像比窗內高上幾度,下著點雨,頭靠在車窗玻璃上看著倒映著的55:55熒光數字,安安靜靜的車廂中,嗡嗡然地響著平穩的引撆低嗚音。

對向車道掠過的光影,一陣一陣,掃過窗上的雨線,在視網膜上留下一條一條軌跡。

剛才聽到的演講中,少年提出了幾個問題:

他問:為什麼台北街頭這麼多7?11?

他問:為什麼教宗改選要選上一個裔的主教呢?

再把時間往前推一點,少年笑說,擔任政務官的母親怎麼能輕言記者是自己的好朋友呢?

更別提,少年可能有點板著臉的說:接受一雙打對折的鞋子,母親將成為一個腐敗的官員?

把這幾個問題和批評集合了起來,便成了一篇叫台灣人是否能有世界公民意識的演講。

主講人龍應台女士轉述少年的意思是說,7?11代表著強勢而具世界性的資本集團,如果大量准許其設立,則必然造成本地不具資本密集性質之小商佶如甘仔店受到莫大的衝集。

而天主教世界近年來有許多開放改革之思想及改變,甚至在包容異文化之方面亦有所進步。如果說在這一次的教宗改選中選出拉丁裔甚或有色人種主教為教宗,那將令天主教文化有進一步的期待。奈何,結果卻是在保守天主教世界??歐陸,選出了裔的教宗,徒之奈何。

擔任市府政務官的母親,與身為記者的友人,本處於被監督者與監督者之對立面上,在其職務解除前,本不該無視立場而同桌,自然別提是以私交身份而論職務上之行為內容。

更別提以職務活動之故,小小的貪圖協力廠商的特價帥氣球鞋了。即使,半價亦然。腐敗官員向來不是價錢問題。

這些問題,前兩個角度須要有世界性的視野,後兩個則可能出現在每一個獨立的政治團體中。

台灣的少年,即使目睹了這些現象,能夠發出這樣的問題。能擁有同等級的批判思想嗎?

在會場中,我把我的年紀放回少年那個年紀,我發現,我沒有辦法發出這樣的質疑。甚至,現在都不行。

第一個問題,勉強可以有點概念,畢竟,家裡曾經開過甘仔店,但政府的角色,世界性的資本化,這問題我可從來沒連在一起過。我只知道,這下甘仔店的午餐時間結束了。

第二個問題則是無從想像,也許是文化的不同,而使自己無從想像,但我猜想,即使是同性質的事發生在台灣,台灣少年也是很難一次將多元文化一併考量在內的。

第三第四個問題,雖然並非不能想像,但應該是沒辦法這麼理直氣壯的提出質疑。

這樣比較下來,我這個三十歲的虛擬少年也忍不住要臉紅一下,這些現象的思考,其廣度和深度,實在是讓自己汗顏。

這些現象,要說自己沒看到嗎?也不然,但好像只是停留在看到的狀況。想到此,貼著車玻璃的臉不禁要慘然一笑。

教宗改選的新聞在台灣並不算小新聞,但心態比較像在看規模大一點的樂透開獎,嗯,而且是自己沒有投注的那一種。不痛,不癢,沒有什麼特殊的感想,只是咕噥了一句:便宜這國佬了。從此烏鴉變鳯凰了。

一面頗有興緻的回想著目想著剛才那據說是非常有歷史意義的投票所屋頂小煙囟冒出的那一陣饒付意味的小白煙。

隨著那道煙,全世界都瘋狂啦。

噹噹鐘聲像没注站在放鞭炮一樣。只差沒有教宗站在陽台上對廣大信眾灑喜糖啦。

誰管裏約,熱內盧,又或者色的天主教徒怎麼想。

造理說,上了一天班,下班後又雨夜車行到另一個城市聽演講,回程的路上就算是睡倒在巴士上打呼兼說夢話都不是很讓人意外的事。但倚著冰冰的車玻璃,眼中映著雨線和倒映的55:55熒光數字鐘,我,一點都睡不著。

這四個問題停在意識海中,浮浮沉沉。任著它胡亂想。

而提出這問題的,還只是個少年。

<未完>2005,0329 于北城

PS:(教宗在那舖著漂亮地毯的陽台上狂灑上一分鐘的喜糖,在那一瞬間,一併放出八百隻和平鴿,那畫面,靠!一定比李察基爾還帥!)

當時,我是這麼想的。

????????????

淡水大事記

(清朝統治前時期)


嘉靖末
雞籠、淡水遭「倭」焚掠,「土番」稍稍避居山後。

1594
日商人納屋助左衛門,經商呂宋,航寄港淡水。

1626
5月16日卡黎尼奧督率大划船、戎克船十二艘,載兵三百名至三貂角築城,名「聖地亞哥」,翌日入雞籠港。

西班牙人始據雞籠,臨海築城,即所謂雞籠城者。並在港後高地設置砲台。

1629(崇禎2年)
秋七月,西班牙人入侵淡水,建聖多明哥城寨,以為與中國內地通商之根據地。

1630(崇禎3年)
台南之荷蘭人,以西班牙據淡水、雞籠有礙貿易,乃派艦攻淡水港,提督嘉烈欲禦之,荷蘭水師提督敗還。

1632(崇禎5年)
春,西班牙人溯淡水入台北平原,並沿河闢淡水直達雞籠陸路,撫沿河「蕃杜」,派神父愛斯基委任淡水司鐸,建聖堂。

1634(崇禎7年)
在淡水西班牙人約二百人,在雞籠亦三百餘人,時有西船20隻同時進港雞籠。

1636(崇禎9年)
淡水附近土著聞菲律賓總督下令將淡水派遺軍漸次撤退,乃乘機破壞砲台,燒燬淡水河沿岸教堂四所,西班牙傳教士不得已改於夜間佈教。

1637(崇禎10年)
以石塊,石灰重建「聖多明哥城」

1638(崇禎11年)
西班牙遂撤兵淡水,並自毀紅毛城,淡水的宣教工作終告停止。

1641(崇禎14年)
荷蘭太守托拉勒泥斯,遺軍偵察難籠,並致最後通牒與雞籠西班牙太守波爾芝里奧。秋,荷蘭攻雞籠,淡水,西人堅守,不利而還。

1642(崇禎15年)
秋,西曆八月,荷蘭三次來攻,適西人有事呂宋調回雞籠守軍。荷蘭提督哈勞贅乘虛急攻,不戰而下淡水。8 月19日荷蘭人登陸基隆,雙方激戰5日,西班牙人開城投降。戰俘中的傳教人員有神父5名,修士1名。

1644(崇禎17年)
發現硫磺及煤。

5月7日動工以磚石重建紅毛城。

1645(崇禎19年)
淡水多雨建築工期耽擱。

荷人作戶口調查,淡水計有住民(Senar)37戶,131人。

1661(永曆15年)
春三月,鄭成功出征台之師,舟發廈門。四月,克鹿耳門,圍熱蘭遮城。荷人乞降,乃召回雞籠,淡水戌兵。

冬十二月,荷蘭人投降。以赤坎為東都明京,轄一府二縣:承天府、天興縣、萬年縣。後改東都為東寧。

荷蘭遣克寧克代揆一為台灣太守,值戰爭,克寧克率淡水、荷蘭人逃跑。

1668(永曆22年)
荷蘭人以孤立無援,棄守雞籠、北台。

1681(永曆35年)
冬十月,清兵謀攻台灣,武衛將軍何祐為北路總督,率以戌雞籠、淡水。

1683(永曆37年)
加強淡水防務,何祐修淡水城,以備清兵入侵。

六月,清軍攻台灣北路總督何佑以雞籠,淡水降清。

鄭盡心、陳明隆自遼海竄據淡水,地方騷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183-b5c65bbd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