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信一帖 > 夜之聲(一)(草稿)

夜之聲(一)(草稿)

?="">817450B.jpg
山頂有風,除了風聲,也只有草木枝葉搖曳擺浪的聲音,是一種很安靜的聲音。在快要完全的天亮前,才會開始有些山客用大聲的吼叫代替雞鳴。

817450B.jpg

是的,這題目是借用自井上靖名著<夜之聲>來著的。但到底這篇文字會有多少東西用到那本名著的內容,老實說,在下筆的現在我是一點也沒有把握的。

總之,在下筆的當下,這並不是篇有預設立場的文字。想到哪,寫到哪,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可以把這一陣子的心情做個小盤整。畢竟有好一陣子都不能安安靜靜地坐下來寫些文字了。

前一陣子,生活上陷入了某種不好說明白的低氣壓,叫人非常非常的煩悶起來,煩到就連學籠子內踱步的獅子對著天吼叫都不能激起一些好好笑的感覺。

或者該學酷斯啦到山頂吼一吼。

一吼斬千愁。何況煩悶。

新不了情這部電影中袁詠儀帶著一幅要死不活的劉青雲到了山頂上,對著山下的城市吼叫起來。那畫面叫人忍不住莞爾一笑。弄的我之後爬山都會惹來一陣吼意,來個痛快一叫。

可惜,大部份那吼意到了喉節的這個位子時,便害羞的不敢多探出來一些。

張開的嘴便尷尬地任山風吹進又吹出。

曾有一次在下雨又起霧的黃帝殿山道之巔,大聲大聲的吼叫,嗯,那感覺還真好。也許是因為霧重,兼在外地,所以格外的不會不好意思。但換了個地方,換回了自家後山的山嶺之上,就連一隻貓也大概也叫的比我大聲。

雖然說,通常在深夜裡爬山的我在無人的山上吼叫,應該是不會有讓人看到自己醜態的問題,可面對著盆地裡滿滿的燈火,那一開一閤的嘴便像金魚一樣,有動作沒聲音了。

那畫面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如果有什麼山神遊鬼路過,大概都會忍不住輕笑出聲。

一旦有了這樣的聯想,在山頂的我也要臉紅紅了起來,還好,天還沒亮,那些山神遊鬼諸天先賢應該不會注意到我臉上的不好意思。

山頂有風,除了風聲,也只有草木枝葉搖曳擺浪的聲音,是一種很安靜的聲音。在快要完全的天亮前,才會開始有些山客用大聲的吼叫代替雞鳴。

然後,城市,甦醒。

在甦醒之前,盆地底部以致城市上方總多帶著些盆地水露氣息,有時濃,有時淡。似霧似水地游盪在盆地間。這多少是會讓人想到這底下的台北城原本是座湖泊的事實。大約在二十萬年前,觀音火山將台北堰塞成湖。一直至六千多年前才成退水成了現在這模樣。在這之間,所謂的台北人,大概是指住在圓山近水高地的那些原始人。

從我家這邊的山看過去,圓山是在左手邊大約十一點的方向。近天亮的時刻,並看不到飛機一閃一閃地滑進圓山旁的機場。

在天亮之前,水氣裡泛著未熄的城市燈火和流動的車光,風聲,草潮,山上十車站早班列車的汽笛聲。吹在身上或者涼或者冷的山風。這感覺,很好。

便開始捨不得這份不算沈默的寧靜,怕破壞這份靜逸而招來眾怒。但為什麼其他山客的吼叫卻又顯的和這份寧靜多麼和諧。

這種夜晚即將結束的聲音,是種很好的音樂。最早喜歡上夜裡爬山時還會帶些音樂來山頂聽,現在想想,真是種浪費的行為。

一旦吼叫的欲望過了,便慢慢的被夜之聲同化,思想開始簡單了起來。

我所認識的人,有很大的部份都住在下面這個盆地中,甚至我們家在台灣的祖先們,也都埋骨在這盆地之間。在這個天將亮而未亮的時候,他們都睡在底下的霧氣之中。

不同於十九世紀台北盆地移民的遷移路線,我們家的祖先沒有延著台北河廊進入了台北盆地,而是在林口台地外的海岸登陸,翻過了林口台地,進入了現在桃園林口之間的丘陵定居。

從我這邊的山嶺看過去,約在十點鐘多一些的方位。

清明掃墓的時候祖母說,當時遷移過的的祖先很窮,窮到連船票的錢都沒有,還是把二代祖押在船東那,先下船向早先已經移民過來的遠親借錢才能支付船費。為此,我忍不住要懷疑那船選在不好登陸的林口放人而不在淡水港新莊港放人,只是因為不想多支付些官府規費。如果不是因為翻越林口台地的這段家族史,在那時代的習慣看來,我家應該是會沿著淡水河的城市如淡水新莊或者艋舺大稻埕甚至是中和永和烏來景美,而不是盆地西側。(註)

也因著這緣由,二代祖的墓是座落在林口的山區,每年,叔叔中總會有派出兩人去那祭拜。其他人則在盆地西側掃墓。

在二代祖墓座落了之後不知多久,一代祖帶著三代祖來到了我現在的山腳下。從這山腳下,可以直接台北盆地的日出。

沿著盆地中燈光的軌跡尋去,可以輕易勾勒出盆地城市的形狀,從這些之中,可以一個一個找我那些親友居住的位置。每次我一個一個找出他們的位置時,都會忍不住想要掏出電話,叫叫他們,朝著我這邊的山頭揮揮手,打個招呼。

還好,總是撥不出去。不然,我還真的很想知道誰會是第一個被我叫起床的人。

在這天亮而未亮之際,最適合的,是等待著天光,等待著第一聲以至於第二聲第三聲的山客吶喊。

一代祖在離開了林口台地了之後,按照祖母的傳聞口述觀之,似乎是延著桃園龜山一帶來到了我愛的山腳下定居,然後,埋骨於此。從山腳下公墓的位置看來,一世祖應該算這個鄉鎮中的最早期移民了,其座落相對位子,離村落較為靠近。

前一陣子以來,心情一直好不起來,偶爾都會想上山來坐坐,看看天光,聽風聲草濤。甚至,是上來試試看會不會突然有膽敢在山上學酷斯啦大喊大叫。

但叫人噁氣的是,那一陣子,雨一直一直下個不停,而且還是那種又冷又冰的寒流峰面雨。一道又一道峰面,就是接連不斷的大雨小雨,簡直是叫人悶的都快叫人生病了。

一度想冒雨上山,但,春寒料峭,加上小弟我那酷愛的那個小小山顛的秘密步徑並不適合在這種風雨行進,所以,遂於是在冒險的生命和煩悶的心情下,選擇了煩悶的滋味。

在這樣的固執下個不停的冷雨中,我連做夢都會夢到那山上的夜晚風景和山風草濤。

(未完)

940317 微之 于北城

註:

隨著漢移民日漸多,由淡水河口進入溯水而上首當其衝的新莊

於是有了漢人聚落的苗頭,因為一個上天的意外,更使得新莊成了

台北盆地發展史的第一站,一六九四年(康熙三十三年)台北發生

一次大地震,今日的三重、蘆洲一帶,平原陷落形成湖泊,

於是古台北湖(也稱康熙台北湖)粉墨登場,為這個河流文明發展

史的舞臺演出另一個高潮。

● 轄區變遷大事紀

 由於新莊地區一帶地處淡水河口,是進入台灣的第一個運輸要道,

藉水利之便漢人在此開墾不論是官辦或是偷渡都相當迅速,於是此

區在永曆年間就被劃入清朝的版圖,一七二三年(雍正元年)設淡

水廳轄屬淡水堡,一八一二年(嘉慶十七年)改隸興直保。

一九二○年(大正九年)改隸台北州並易名「新莊」屬新莊郡新莊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177-7d2d5f75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