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未分類 > 無題

無題

北海道之旅 012.jpg
繼續閱讀...

北海道之旅 012.jpg
在吉本banana短篇小說集<白河夜船>中,有一篇小說叫<夜與夜的旅人>,這小說中有一段描寫絕望的句子,這幾天,一直,一直浮現在心頭

”慢慢慢慢的,門,就關上了。”。(記錯了也不管,反正,我是這樣記得的。)

像咒語似的,一直在腦海出現這句子,只要一鬆懈,甚至就要脫口而出。

今天,除了嫉妒之外,也看見了自己的自私。覺的,自己的靈魂就像在被鞭苔一樣。體現這些負面情緒似乎比發生了什麼事更讓人難以接受。

以前,籍著文字,可以和自我溝通。現在,這行為簡直成了自我鞭苔的邪教儀式。已經不再是溝通了,而是照見自己的陰沈和不明所以的指責。

把這扇溝通之門關上好了。有時真會這樣想。

但,究竟關上,是為了不讓內在的跑出還是不讓外在的闖入。

是為了不讓自己看見。

還是為了不讓自己被看見。

又是為了不讓自己傷害外面。

還是為了不讓外面傷害裡面。

總之,毬繪把門關上了。我呢?

也許,是不想讓自己看見自己。不想看見自己灰暗的那一面。關上了門,拉上了窗。光,便沒了。什麼都是黑暗的,或說,無色。

沒有光,就沒有顏色,沒有個形體,只聽的見自己的呼吸和貼近肌膚那冬季空氣的溫度。

看<夜>一文時,我一直無法感受毬繪的心情,看了好多次,還是只能著迷於絕望黑洞那段的描寫,而,這句門關上了,卻一點也感受不了。

昨天做了個亂七八糟的夢,其中有被阿富汗民兵還伊拉克民兵追殺的戰地記者,有佇立東北角小站淋的周(周在哭,像個孩子一樣的站在臨海的月台哭泣。),還有在沒有傢俱的小公寓內瑟縮冬眠的毬繪。

毬繪,只有一條像是應景般的毯子,窗外照進蒼冷的城市夜間反光。地上的電話話筒被拿了起來,但,沒有嘟嘟聲。

外頭,下著雨。

彷彿,從門關起來了以後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醒來以後,耳際還繞著門關起來時的悶響回音。一直廻盪。

之後就是一種無聲的聲音。

這幾天腦海都沒有背景音樂,原來,是因為這種無聲的聲音。

門關上了嗎?如果還沒,那,要關上嗎?

931222
微之 于北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 URL
  • コメント
  • パスワード
  • 秘密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henway.blog8.fc2.com/tb.php/12-19e2c8a7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