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6月

DANCE *3

 "那我該怎麼做才好呢?"

我試著再問一次剛才一樣的問題


"跳舞啊!"羊男說




無風帶,彈珠玩具,海豚飯店。羊男,Little people,叭啦叭啦,一堆名詞集合起來就是仿佛宿命式的無力感,又或者,很文雅,很社會的集合成了一篇十九世紀末的寫實小說混合二戰後英雄風格漫畫,但,少了細節,就只剩下霧氣混合工業污染的城市廢氣


就像有些現在難能看見天空的中國沿海城市一樣,未來就自躲在污染了的廢氣層之後



問題是,我跳不了這麼高啊........要跳這麼高才能看見天空的話,那實在是......

那,就跳舞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6月

CHILD STORY

醜小鴨,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

自小遭父遺棄,生活在一個明顯不同的族群中

"為什麼你不像支鴨子一樣的啼叫呢?"

學不來,也學不像,一支鴨子從小便活在認同矛盾的世界中,如果他生長在楚國,也許會變成屈原一樣的詩人;如果生在十九世紀的英國,也許會變成像狄更斯或莫泊桑一樣的小說家,並寫出類似<雙鴨記>的偉大作品。

但他只是支做不來自己的鴨子,更糟糕的是,大家和他自己也都認為他是一支盡不好鴨子本份的鴨子

所謂的鶴立雞群,也要大家都明白雞和鶴之間的差異才有意義。如果不能明白,醜小鴨也只能繼續哀怨的為自己當不好一支鴨子的事實而哀息了。

鴨,鴨,鴨。曲頸亦是向天歌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6月

NO-BOOK

 只要離開手機和電腦遠一點,我寫字能力還是很不錯的,相反來說,我實在是一個太容易因為外物而受影響的人

也許只是一個人走過眼前又或者是一首懷念歌都會讓我的心思越飛越遠

但相反的,沒了這些外物,我的寫字速度和質量又會好上不只一點兩點,尤其是在沒有電腦和網路的狀況下更是如有神助

就好像,走進了卡夫卡的洞穴

但,叫我怎麼捨棄呢?

虛榮,是我最愛的原罪;墮落,又是如此美麗

快接上網路線吧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