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TRAVEL

 瘋狂的小鬼!!

這是我看到那新聞時第一句爆出口的話。同年齡時我最大的冒險也不過是在青年公園和家人走失,而一個人哭哭啼啼的在公園旁招了台計程車回家,而這兩個小鬼已經差點用四千元完成了兩個人的環台壯舉。

據報載,他們從雲林->台北->花蓮->墾丁,再差四分之一,他們就要回家了。

不過八歲就敢自己招計程車從萬華回樹林,在我小時候以及現在,都仍然是件瘋狂的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家長會因違反兒福法而被起訴。

我只是消失了幾個小時就已經令家人為之瘋狂,這兩個小鬼消失了五天,真難想像其父母會有多煎然。

要不是他們有找到那個鬼劃符式兼大易輸入法的旅行計劃的話,那八成,晚上也是無法入眠的。

但,問題是,這兩個小鬼是為了什麼非要這麼來個環鳥壯遊呢?十四歲加上一個八歲的小孩,顯然不是什麼壯遊的好年紀。


(G2筆好難寫,你快失寵了)

新聞報導說,他們是為了重溫父母曾帶他們去過的墾丁假期而自行旅行。


聞此語,像我這樣的芭樂聽眾都很容易塑造出一個芭樂印象:一個近來有家庭問題的夫妻總是為了些小事爭吵,年紀輕輕的小孩為了尋找往日溫情的回憶而走上尋找家庭青鳥的旅程。


多美好的故事啊!


但,問題是,四千元哪夠兩人環鳥啊~~~你以為大家都在演<練習曲>啊!你演的是<悲嗆>啊!


壯遊電影和文章常常在談的人生大道理和大風景,常常沒有提到他們的預算及加註危險標語。


所以,孩子們尋找溫暖的青鳥之旅,便在肯基門口,嘎然而止。


啐~這不是肯基!




PS:G2筆真的沒有比較好寫,是因為這本筆記不是媽勒死緊的緣故嗎?

差點環島 蹺家兄妹在墾丁找到了

中國時報【周麗蘭、張朝欣╱雲林報導】

國二的鄒姓少年帶著小二的妹妹離家失聯三天,前天各大媒體披露後,民眾只差沒發動人肉搜索,兄妹倆一路從虎尾到台北、花蓮、台東的行跡一一現蹤;昨下午恆春分局墾丁派出所員警發現兩人在一家肯基店門前遊蕩,宣告尋獲,兩人差點環島一周,父親接到消息當場掉淚。

少年隊長吳錦明指出,鄒姓兩兄妹從虎尾離家後搭客運到斗六,監視器拍到兩人在九日晚上七點五十七分進入斗六火車站。前天立委許舒博召開記者會披露後,任職於台北車站的吳姓女清潔工表示曾幫兩人買統聯的車票,幫他們回家。

吳女表示,她看到兩小朋友凌晨在車站遊蕩,問他們是不是蹺家,哥哥回答是父親帶他們上台北,他們想回西螺參加濁水溪兩項鐵人賽。吳女好心掏腰包買車票送他們,但監視器記錄到兩人清晨四點多進轉運站,五點零五分就出站,改搭六點十分的太魯閣號到花蓮。

花蓮的閔小姐表示,曾在花蓮火車站發現兄妹行蹤。警方據此又調閱鐵路警察局監視錄影帶,證實兩人十日早上八點十八分離開花蓮火車站,並於隔天(十一日)凌晨兩點四十五分又搭莒光號到台東。

但從台東離開後就無人目擊,因家屬表示哥哥曾說想去義大世界玩,雲林縣警局少年隊昨一大早取得義大售票口監視錄影帶,直到下午三點四十分接到尋獲電話,看得眼睛差點脫窗的員警才鬆一口氣。

吳錦明表示,這兩天向全台警務機關發布「三道金牌」(三次尋人通告),昨下午被墾丁派出所員警蔣芳洲在一家肯基店門前發現,蔣員覺得兩人很像協尋人口,一問果然是,立刻帶回派出所安頓。

鄒爸爸昨天下午三點多配合媒體到斗六火車站拍攝,忽然接到兒子報平安的電話,當場喜極而泣掉下眼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G2 PILOT

 只因為輕信網路上有人提到PILOT的G2筆很好很適合用來做筆記的書寫筆,所以很盲從的就去買了一支,一支三十幾元台幣雖然沒貴到咋舌,但也不是什麼便宜筆。結果寫出來的第一個字就漏液了,忍不住要罵上自己一句,活該。

盲從害事啊。

不過也有可能是包包在搭火車時被壓到的緣故,網路的說法也不盡然是錯誤的也說不一定,只是寫了近百來字了,我還是沒有感受到網路上眾多粉絲所形容的流暢感動及魅力啊!這是因為手上這本筆記不是媽勒死緊的關係嗎?

目前為止還是PILOT的ACRSBALL筆對我來說佔了上風,雖然沒有優秀到變成一種信仰,但也算的上是我一時之選吧!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尋羊冒險記已經接近尾聲,由於我的計劃和你的天真,我終於得到他了,對嗎?

雖然知道這世界終究是平庸的世界

但仍然有著想讓自己變成非現實平庸的念頭

而現實平庸的人想讓自己變的非現實平庸的方式便是找到一頭羊

一支背負著星星的綿羊

然而,綿羊,尤其是背負著星星的綿羊,有著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思考,找著他要的軟弱,與矛盾

如果,自身欠缺著超越現實的軟弱與矛盾

那連羊都不會理睬啊

微,2011,12月,某日

PS:這支G2筆真難用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MEDIOCRITY 平庸理論

 這世上只有兩種人

一種是現實的平庸


一種是超現實的平庸

而之所以都是平庸的人

是因為這個世界本身就是平庸的世界

村上春樹<尋羊冒險記>


這論點超像從<日心說>演變出來的平庸理論

這種說法的基礎是一如地球之於宇宙,人類之於眾生,個體人類之於全體人類,皆為平庸,無其特別。


不管是現實的或超現實的平庸,都是平庸。


沒有什麼東西是真的很特別的。




PS所謂平庸,是以各種方式呈現出來的。男子說。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暴走媽的正義




今天的新聞提到有個中國籍母親對自己的小孩又推又罵又推又打又踢的故事

地點並不在中國大陸,而在新北市的板橋火車站地下街

因為圍觀路人的介入和錄影於是這事件上了新聞

我對我母親說,要是我在現場,我會努力成為第一個介入的人。

母親說,你這麼無聊幹嘛!(其實她想表達的是,別當出頭鳥)

我說,我希望這社會無聊的人多那麼一點。

路人是一種很膽怯的膽怯的生物,像綿羊一樣,如果沒有第一個人站出來,他們也不敢站出來。即使知道應做些什麼,但如果沒有第一個笨蛋站出來,那莫,路人連圍觀的勇氣往往都會欠缺。

對我而言,唯一的問題是,孩子怎麼辦?

站出來很容易,吵架也很容易。但讓他看著父母和正義超人對罵或對打,顯然也不會是什麼好的方式。

微2011,12 ,16日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SHEEP (再讀尋羊冒險記)

 羊到底想做些什麼,除了羊,誰也不能瞭解。至於是善是惡,也只能是以羊的標準來說。

羊想要些什麼,也只能是羊所須求的。

所以,羊究竟是怎麼樣的一種生物,一旦他站上了食物鏈的頂端之後,對人類而言就會變成謎一般的生物。

而羊想要你為他做些什麼事,也只有你為他利用完了,而他離開你了,你才能懂得究竟你做了些什麼。

而羊啊!

已經吸乾了你的記憶,你的軟弱,你的矛盾與不安。

然後,不再回頭。

微,2011,12月,某日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農委會的美國牛

 個人認為農委會應該改名為美國商會在台農業辦事處

昨天竟然連林書豪是吃美國牛才能打進NBA,以及台灣應放棄食品零風險的觀念以和世界接軌的鬼話都說的出來!

除了無恥之外,腦殘的我一時竟也想不出罵人的話,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這種文章很明顯公務員不太須要知道

不能堅守自己國家的食品法規規定,反而一昧的替他國有危險的食品背書,此舉和鴉片協議在本質上有什麼差別?

好歹當時全世界都認為鴉片是合法藥品,但現在瘦肉精在全世界都是被人拒絕的對象,在國際形象上,當時的鴉片說不定還勝過現在的瘦肉精牛豬肉

今天農委會可以為美國牛背書

明天呢?地溝油嗎?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RUN

 在電影<阿甘正傳>中,阿甘因為感到迷惘,所以開始了奔跑,這一跑,越了美國,也跑出了一眾支持者及跟隨者。

不過,即使是用力的跑,也解決不了心中的迷惘。

雖然是個笨方法,但好歹是個方法。

村上春樹在他的跑步書中也提到,他在跑步時,其實是沒有什麼想法的。所謂跑步不過是一步又一步,並不存在於什麼高昇的禪理或道理,就是一步又一步而已。

我也試過這方法,不過結局如何還不知道,雖然說在跑步的過程似乎真能體會些什麼,然而在實際上,在取得解脫前,似乎除了缺氧反應及無止盡的膝體疼痛外,什麼都還沒有出現。

即便如此。

我仍期待著,在下一個腳步中,或下一個轉角,又或下一段路程中,找到出口的光芒。
RUN~~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新聞教育義工

 2012,02,15 一大早起床看完雅虎新聞後的筆記

 

-----------------------------------------------------------

這幾天因為鳯飛飛和林書豪,電視新聞和平面媒體都突然變成了教育部的義工,瞬時除了播廣告之外,又兼具了教育功能

一時間,我以為回到了民國七十五年,電視裡充滿了希望快樂

鳯飛飛的生平及病史,林書豪這一輩子的努力與委屈,唱過的歌,參加過的比賽,一整個是歷史老師上身

然後是鳯飛飛教會歌迷的五件事,林書豪給我們的十項啟示,衍然是什麼生活與倫理或公民老師上身

接著,上的是數學課,鳯飛飛出道幾年,唱歌幾年,出過多少專輯,得過多少獎,平均數及最大值為何

林書豪出道五場,得分助功籃板平均,最大值,及第六場比賽的落點分析,機率為何,並據此嚴擬出一套台股美股上昇指數預測

不屈不撓的政治思想概論或者是三民主義教師,在最後加課時,仍不忘跳出來宣傳及催眠,鳯飛飛安靈大溪,林書豪彰化血統,這又是什麼樣的台灣魂台灣情,總之就是愛台灣的最佳寫照

末了,下課後,課堂之外同學們當然不能忘記去路邊攤買一下道地的豬肉香腸以及阿嬤菜埔蛋!

PS:寫完這篇後沒多久,林書豪得第六勝!絕殺暴龍隊,我手上的灌籃高手第31集猛然跌落在地,E04咧~~湘北對山王的劇情怎麼搬上電視了?NBA怎麼也找井上雄彥當編劇?

PS:本日家庭作業,密碼解讀 E04 LIN TEACHER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CHINA

 現在很多外面的餐廳,水杯和飲料杯都改成塑膠杯或紙杯。對我而言總是有些不適感,在飲用時,只要意識到這食器是等一下便要丟棄或者是摔在地上也不會摔壞的東西時,便有一種似乎讓趕快吃完走人又或者快快提食上路的心情。

一日有了這想法,吃飲之物便形同公式,為吃而吃,為喝而喝。少了一股生活情趣,少了一份對食物及對供食者的感情。

而瓷陶類的餐具杯具則不然,即使在飲用中,仍可觸碰到杯盤傳來那份精細難得及食物的溫度,那感覺,多好。

飲畢,猶有餘溫。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TRAVEL

 帶著四千元台幣二人去環島?

這個問句的的實現性,我唯一想到的可能是坐上台鐵電聯車,在不管食宿的狀態下去實現

但實行可能性等於零,因為這樣的旅行誓必無聊到爆炸,近乎是一種行軍而非旅行。

旅行不必要豪華,但好歹要有點品質。

不過環島成功的字眼還是很讓人著迷的。這個想法以及成功的可能性,聽起來就讓人飄飄然的想立即付諸實行。就好像聽到有人二十四小時機車環島成功一樣令人著迷。

但,四千元兩個人的環島旅行?別了吧!

兩個國中國小學童,用四千元離家出走,去環島並於出發前擬妥超完美旅行計劃,流浪了半圈多的旅程,最後因盤纒耗盡,在面對著飢餓下於肯基門口壯志破功。

嗯,很神,很猛。

但一點都不值得他的同輩效法。這可不是什麼值得人稱頌,旅行的意義。



蹺家小兄妹平安歸 父母前往致謝

雲林虎尾一對分別就讀國二和小二的兄妹,上星期五離家出走後,就此失去音訊,最後這對兄妹在墾丁被找到,昨晚也已經回家,今天一早,兩兄妹還在休息,只有父母代表前往致謝,兩兄妹為了圓環島夢,偷偷蹺家5天93小時,距離就超過800公里。

找尋五天,終於找回自己兒女,小兄妹父母,一大早前往立委服務處表達謝意,因為五天都在外頭流浪,小兄妹累壞了,沒有陪同父母前往,在家睡覺,時間回到前一天,他們在墾丁大街被找到時,全身又濕又髒,坐在警局,大口吃熱食和飲料。

童言童語,完全不知道外面世界有多險惡,讀國二的哥哥帶小二的妹妹很大膽,12月9號傍晚從虎尾蹺家後,跑到斗六搭火車,隔天清晨抵達台北火車站,又搭車到花蓮,12月11號人又跑到台東了,繼續搭車,終於來到墾丁玩,原本兄妹倆,還計畫要到高雄義大世界,還沒成行就被找到,但五天就跑了841公里,睡覺就睡在車站,在墾丁兩人跑到郊區的夏都飯店對面,公車站牌後方草叢,兄妹倆裹著防寒夾克,在週遭都是墳墓的地方渡過漫漫長夜。

哥哥帶妹妹重新走過,爸媽曾帶他們玩過的景點,身上的4000元,幾乎都花在車票,吃超商的關東煮,睡覺只能隨便找個地方,好險沒發生意外,兩人最後平安回到家,總算讓父母能夠破涕為笑了。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MURAKAMI

 
張相片

原來,我一直以來都把村上春樹的村上弄錯發音了,村上唸做むらかみ才對。

不過顯然唸錯這麼多年了對生活也沒有什麼影響,顯然這個錯誤對我的人生並沒有什麼重大的關係,是幸。

畢竟我所遇到的人,並不存在什麼須要知道村上正確讀音的角色,所以,攤手,那又怎麼樣呢?看明珠譯的村上書籍時,腦子中唸的當然還是中文發音。人生的軌跡一點也沒有影響。

現在我比較大的問題是,不知如何我的手竟然拿不穩我手上的筆。

力不次,改天再來寫字。



PS最大的可能是,家中的漆味實在太重了,即使躲在四樓佛堂了,也是動筆惟堅。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MOLESKINE 馬勒死緊

張相片

続きを読む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2年02月

PAGE 1

張相片
 第一頁總是比較難寫的,寫了第一個字就要對整本筆記負責,不過,大體而言,書寫還是比人生來的輕鬆許多。

人生,開始了前面的字眼,但還不知後面怎麼寫。

不然那些尋求解脫的人,怎麼不考慮寫寫自己的故事,而是選擇了結束自己的故事呢?

所以,書寫,要比人生容易多了。

於是,書寫既然沒這麼困難,那我就來書寫吧!

微 2011。12。14

PS最近很喜歡一部叫CASTLE的美劇,也許是因為主角是一個書寫者的關係吧!

又PS這本書是崴村送的,他很堅持他名字上的山字頭,但,我比較喜歡寫成3字頭。哈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