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81/365

PROJECT 81/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從高中開始書寫以前,我就很喜歡觀察別人的表情

可惜的是,看了這麼多年,似乎也沒有什麼進步

既沒有上昇到瞭解行為科學的地步

也常常會錯意表錯情

唯一的進步,是在看連續劇時聽著台詞看著表情

常常都可以猜到下一句或下一幕的發展

最近在看怪醫豪斯(DR. HOUSE)影集,

深深對於這樣一位可以從人的衣著行為判斷出很多故事的人表示敬意

我想,我這輩子是永遠達不到這程度的

但我還是喜歡觀察,或者說,猜測別人的下一步

積我多年坐火車的經驗,

深覺得火車站月台是個很多故事的地方

不知如何,很多人喜歡一激動起來時,就會馬上讓旁人知道現下發生著什麼樣的故事

常常我坐在椅子上時,就可以聽到很多令人感嘆的橋段

從很芭樂的"你媽不喜歡我,我為什麼要叫她媽?"

到"我跟你的事,你覺得你太太聽到了以後會跟你一樣說無所謂嗎?"

諸如此類,好多好多,族繁不及備載

關於這些,我總是愛的要死,並再次證明我和我那個愛看鄉土劇的母親其實沒什麼兩樣

差別在於,她喜歡聽看電視上演,該哭就哭該笑就笑的,以保持安全距離

我則是喜歡面無表情,該哭不哭,該笑絕對不能笑的,以保持安全距離

在這種不良愛好之下,我最討厭的就是那種講電話安安靜靜

掛電話簡簡單單,放下電話沒什麼表情但面有所思的人了

沒有吵架,沒有喧嘩,也沒有激動

只有簡簡單單的,嗯,嗯,再見

然後閤起電話,放下,嘆了一口氣

眼神對著另一頭北上月台放空

再嘆了一口氣,打開手機,低頭,無言的看著手機螢幕思考

真是太糟糕了

你知道的,這種沒辦法猜劇情而又吸引著八卦之魂的橋段,真是太糟糕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80/365

PROJECT 80/365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13/4361945002_2ece36eb96_b.jpg

雖然,我不是很喜歡晚歸

但,不知在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很習慣晚歸了

晚歸,不見是什麼真的很晚很晚才回家的意思

晚歸,指的是街上已經沒有什麼行人,沒有什麼車流

即使是想問路都有些困難的時候回家

好一點的,路上還會有三三兩兩的人在等末班公車

糟一點的,是連車站外都沒有計程車肯等著載客的時候

再糟的,就是下著冷雨的,連計程車都不願等候的,晚歸

已經習慣在各式各樣的時候晚歸了

不過從來都沒有覺得這是一件不快樂的事情

因為

從來,一直有個家,有個熱水澡,有些食物,有些人,在等我

所以,從來,我都沒有覺得這是件不快樂的事

因為,有人,等待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9/365

PROJECT 79/365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09/4346107600_fe57d30db9_b.jpg

no comment , thanks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8/365

PROJECT 78/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對於植物和食物,向來是我一直都很弱的拍攝項目

我根本就覺得在這兩樣項目中,我是一點審美觀都沒有的

如果是配著山景,我還有點自信可以用大景來搭配,

但嚴格來說主角絕對不會是這兩樣

就是以食物或植物來做主,背景為賓

但操作上以我個性在這方面一定是以主襯賓的方式

用一朵花一株草,打上淺景深,來襯托出山勢的雄偉

我也只會這招

有本書說,在學會拍之前要學會看

唯有看的到了,才能想到怎麼拍下來

而絕非亂槍打鳥,拍個幾百張不同的方式中去選個幾張順眼的

這樣的方式,和買大樂透沒有什麼兩樣

也難培養出自己的想法

可是,對於植物和食物啊....我真的還不太會欣賞他們的美啊.....

今天早上,台北回暖了,乍寒還暖下,我又有點小感冒了

在有些晃神的狀態下,我圍著我娘在佛堂外新種的菊花好一早上

很遺憾的......還是不太懂怎麼去欣賞啊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7/365

PROJECT 77/365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41/4336814489_e42856ce37_b.jpg


我是一個很懶的人

懶到我唸高工時最大的夢想是可以在八月的艷陽天時

在鹿港龍山寺的戲亭下,搭個涼椅睡個午覺

看到這裡,你大概以為還會須要配上現在很流行南管樂曲

又或者是海角七號中茂伯的月琴獨奏更會對味

但,不用,真的不用

只要遠遠的有車馬喧,牆外偶然會來聲鐵馬的長長的剎車聲

這樣就很好

於是,自有這夢以來,高工的我就努力能去鹿港龍山寺就去一下

或利用當時很多人都會利用的救國團活動

又或者自己一個人去旅行

到大學時,甚至利用舉辦采風營的名義

以公款辦活動帶著大家去走一趟其實是我自己想走的行程

但自921地震後,龍山寺就長的像個大工地

再也吸引不了我了

試想,誰會想在工地旁搭涼椅睡午覺啊

我又不是偷懶的工地警衛,呵

但直到現在,每當看到很美的斜射光庸懶的空間感時

我還是會,很想,很想,搭個涼椅,睡個午覺

就像,第一次在龍山寺的戲亭下睡的午覺那樣

遠遠有車馬喧,牆外巷弄小小尖銳的鐵馬剎車聲

風暖暖的,聞的到令人安心的香火味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6/365

PROJECT 76/365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62/4334048965_8a395dba97_b.jpg

後來慢慢發現,每天的Project 365計劃中

最難的,不是每天照一張照片

而是每一張照片都要附一篇文稿

照片只要壓下快門就好,品質可以再研究

但寫字並不是可以說寫就寫的

光第一個字要用什麼有時都是個問題

又或者述事句的對象設定為何,這根本是個空想實驗

有時光是想著寫的點點滴滴是不是會讓人看了三行就不想看了

就會自暴自棄的不想再寫下去

電影中,女主角說總會有人在讀我的文字吧

總會有人在期待我今天的文章吧

這樣的疑問,老實說還真須要點勇氣

最起碼,我並沒有這樣子的自我感覺良好

只是,習慣的書寫,習慣的照相

習慣的,做一些讓自己覺得像自己的事

之所以我是我,是因為我就是這樣的我

わかまま,任性的我

Ps:個人是非常懷疑該作者是否真能每天上班地鐵交通近兩小時上班聽911心事外,還可以每天做功夫菜並採買食材料理接續發表心得感想至Blog,真的....這很難的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5/365

PROJECT 75/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開始拍PROJECT 365後,其實還是多了不少樂趣

並不全然只有趕作業的壓力

比如說,對於一些小風景或是一些大風景

都會想著"這個這樣拍還是那樣拍,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以及,"這個東西,從什麼樣的角度,可以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基本上,對於我的天份,我是不期待可以看到什麼別人看不到的風景了

現在,我比較期待的是

每天都能看到自己之前沒有看到的風景

也許,這風景昨天已經和自己擦身而過了

也許,那東西只是再平常也不過的東西

我相信,總是有我沒發現的一面等著我去發現

就是再熟悉的地方,也會有,從來沒有去珍惜的,美麗的,光影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4/365

PROJECT 74/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一樣,圖與文無關,這清雨芙蓉和春到湘江一點關係也沒)[/color]

在我大學時的國樂社中

大概每一個人都有個一首獨奏曲

這讓社團在曲目不夠用時,可以拿來擋一下

如,喵是帕米爾的春天

樹是新婚別

我是姑蘇行

榮好像是小放牛

小翠的話,不知如何,一時之間想不太起來

雖然說小翠一定有獨奏的實力

而且等級上絕對比我好很多

但,卻很少聽到他在玩獨奏曲

大部份的時候,她總是很開心的在當其他的伴奏

合奏時,不管大型曲目或絲竹小調

小翠大部份總是做著古箏或揚琴協奏

瑜的春到湘江,非常動聽,也是小翠的鋼琴伴奏

就和他做人一樣

很少搶著當主樂器,卻總是不可或缺的伴奏

常常很任性的耍些白痴

再著一臉很無奈的我說句:"別這樣看我嘛,姐妹"

是那種在團體中時常和我兩個人聯手扮白痴

不開心時會交換心事的朋友

(不過自從發現她口風不太牢,會把我的底講給他當時男朋友現任老公時

我就覺得,為了避免事後不必要的笑話,以後心事還是挑著重點當笑話講就好了)

昨天聽到在大阪的眼線說她羊水破了,可能快生了,小小有一點驚訝,怎麼比預定早了一些,人還好吧?

今天晚上,在練習算土地值稅時,古爸打了電話來

說,今早生了個男孩,母子均安

真的好讓人開心啊

伴著這個好消息

腦子一直響著春到湘江中鋼琴伴奏的部份

前奏,間奏,湖南花鼓,如歌的行板,清新而悠遠

上課中就一直笑一直笑

接著她老公上線了,也立即告知了同樣的消息

著實讓人替她們一家人開心

回家的路上,隨身聽中就一直把春到湘江播放著重播

天氣涼涼的,但,心裡,暖暖的

忍不住,步伐就隨著鼓點輕快了起來

是日,立春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3/365

PROJECT 73/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分了好幾天看,今天終於看完了死罪借我的don mccullin自傳

很好的一本書,看完有些沉重

在翻完最後一頁時,仍然會想確認些什麼的反覆翻著最後那幾頁

彷佛,希望從那筆觸中,可以對那些在閱讀中產生的疑問得到些解答

又或者可以看到些不圓滿的缺憾,得到填補

看著他的故事,從一處的戰火到另一處的戰火

戰爭,就成了他生命的一部份

以致於,砲火已經在地球某處熄了以後

槍聲仍然在他的生命裡時不時的嗚放

存在的價值來自於記錄戰火

而戰火又燒炙著靈魂,從一,而終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2/365

PROJECT 72/365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15/4327046104_0c0e3fe409_b.jpg

每次走在路上看到公共電話時,總是會忍不住多看兩眼

都會想,有沒有什麼人可以打通電話過去

就是問聲好,講講現在的天氣

又或者是剛才在街角看到了那個好久沒有遇到但想不起來名字的誰誰誰

很無厘頭也不會嚇著人的,接起電話的人會很自然的接話

彷彿,是再過自然也不過的事了

就像,這幾天,我很想打電話給某人說

知道嗎?我剛看到螃蟹了

就在以前我們認識的地方

真的,我剛看到螃蟹了

就在以前的206社辦前

但沒有.....我沒有撥出任何電話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1/365

PROJECT 71/365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29/4324093138_343aff2418_b.jpg

我每到一個陌生環境,都習慣去找安全出口

新辦公室,新工地,還有新的居住點

甚至,是車站的安全出口或飛機的逃生門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很沒有安全感的表現

雖然說,自己知道,一旦遇到了緊急狀況,可能知道出口也沒什麼用

但就是很習慣看到安全門就要推一下

看到安全出口就要記一下,如果沒這麼做的話,就渾身不自在

像出了門一直在掛念著家裡佛堂剛剛才點燃的香火安不安全一般

今天離開麥基飯店房間時,也很自然的去找了一下他房間的安全通道為何

嗯,逃生梯,安全,雖然說這安全梯很有下雨天會滑倒的風險

安全門,安全,很好推開

偵煙消防設備,OK,最起碼外表看起來像個樣子

"你這麼認真研究幹嘛,你等一下又沒有要住這裡!"麥基這樣說著....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70/365

 
PROJECT 70/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最近很明顯的發現,我在攝影構圖時,有輕微閉氣的習慣

就是眼睛在相機視窗後或專注於電子觀景窗時

對著要拍攝的主題,我會停止呼吸

用右眼,或左眼,些些使力的盯著我要拍的東西

另一眼測距加立體感

每當此,我都很清楚的感覺到,我構圖的那支眼有眼壓上昇的感覺

那是一種很專注的感覺,可以完全的忽視視窗以外的東西

因此,怕高的我,在那時不怕高

怕冷的我,在那時不怕冷

總愛亂想的我,那時,只想著畫面上的主題

每當那時候,其實我是很享受那一刻的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69/365

PROJECT 69/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手上拎著四瓶紅酒要趕回晚宴的餐廳

明明應該把心思放在晚宴上的,但我心思一直在想著今天要拍什麼

總不能又偷懶的在路上隨隨便便押張快門就交差了吧

家裡的小東西以前拍很多了,火車站也拍不少了

就是巷子路口天橋捿運行人也拍過很多次了

那,今天該來拍些什麼

肩上揹著台單眼,雙手捧著四瓶紅酒

就是想照相,應該也很難行動吧

是吧

那就應該好好的想著等一下的晚宴才對

就應該把還沒準備好的東西買齊

嗯,抽簽用的雙面膠的撲客牌還沒買

應該打電話確認賓客位置,但手機電話號碼都在別人車上

餐廳的佈置不知好了沒有,賓客是不是找不到地方

剛才在大安森林公園等不認識路的人一起去,但一個人也沒等到

那應該是說大家都知道路吧

停在路旁重新確認著之前答應與會的人的名單

嗯....希望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轉頭,看到天橋下這公共電話,嗯,有一種滄桑的感覺啊

看看錶,嗯......管他的宴會,把酒瓶擺在一旁地上

遂自得其樂的拍了起來

儘管,我完全不懂我在拍什麼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68/365

PROJECT 68/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註:066那張圖晚個兩天拍就好了,剛好就是068的068,真好,不是嗎?可惜了

六點半的聚餐,我提早到了

對象是阿宅反抗軍的史萬卡等人

等人的時間剛好可以看一點剛收到的書

這書是Pfc的網友死罪借我的

一個叫唐.麥庫林的戰地記者傳記

很有意思但很沉重的書,在看到他也有用賓士相機時,尤其讓找感到親切

只是我不太敢確定,要是現在他還在當攝影記者,他還會不會用賓士就是了

文筆很流暢,沒有很華麗的字眼,也沒有什麼太虛偽的說教,就是很有味道

像是一面叨著煙斗,一面低沉的說故事這種感覺

其流暢度一點也不像是一個自稱二十歲前不認得多少字的人所寫

我相信很多受了大學教育的人,現在也寫不出這麼流暢這麼有條理的敍事句

我想,我一定會很喜歡這本書的

尤其是現下,有可樂,有好吃的薯條,配上很重Jazz的音樂

還有在半個小時就要開始的胡說八道聚會

這樣的晚上,真好

而書裡,唐.麥庫林大聲的說著:我決定,我一定要去柏林

好,我決定,我要去偉大的航道啊,我要成為海~~賊~~王~~~(啊?宅聚威力提前發作了?)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67/365

PROJECT 67/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這裡的構圖,我練了很多次了

雖說還沒有誇張到知道會背何時該用什麼光圈什麼快門什麼焦段可以拍哪裡的地步

但大抵來說,怎麼構圖是很熟了

算是頭號拍到爛的攝影點

只是每次坐到這位子,還是會忍不住的拿起相機,

想著,這次拍的會不會比上次好

這次拍的,會不會有什麼驚喜

往往,給我驚喜的,多半是人的意外

對面這位位子,我拍過摟得好緊的小情侶

我拍過早上五點提著大包小包活像要逃離台北的旅人

我拍過在深夜之前,端坐在椅子上冷眼看著比氣溫還低的月台風景的女人

我拍過阿嬤牽著孫走過的畫面

也拍過疑似人格異常者,邊走路邊大聲唱京劇

雖然總是拍不好,但總是拍過

而每次拍,雖然背景一樣,運氣很好的我,總是能看到些不一樣

也因著這些不一樣,我想,以後,我還是繼續拍下去吧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66/365

PROJECT 66/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這篇的文稿並不好寫

最起碼,對右腦而言,這並不好寫

如果只是寫拍攝的事情的話還好

不過就是照著2008年9月時的一張照片給看圖說故事了罷

一樣是用同一顆鏡頭,只是機身換成了K20D

也一樣是用最大光圈1.9在室內拍攝

拍的好,拍的不好,都是其次

這些,用左腦可以解讀分析成很多面向的細節

但,對我而言,這並不重要

而是看到這個景,就會勾起一些回憶,一些故事

一些失態的,過於焦慮的,又太過於沉默的表情

腦科醫學說,我們是用右腦在記憶情緒景像

也許,當我右腦看到這圖像的時候,它也會想起更久更久以前的故事吧

不然,為什麼我的頭會有些沉重呢?

PS:該日貼出這張作業時,我姐夫的回應是:"你今天的梗是那個068是吧!一聽就是拎老悲的意思!",
呵,原來,在這裡左腦對右腦開了個玩笑啊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65/365

PROJECT 65/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我開始想學照相時,是因為一套南湖大山上日出和星軌的月曆

不知是拿雜誌的照片向校刊的印刷廠問的

還是和博漢區相機店的老闆們問的

總之,謝謝那個面對僅僅拿著家用小相機就想拍出流水車軌和日出洩雲的白目高中生還能和顏色解釋B快門原理的大才

真的,感謝你了

如果不是你,也許我現在還妄想著買台DC就要拍下全世界

畢竟,那時李立群也說"他捉的住我!"

阿扁在那時也說"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我家買那台小相機時,DM照片也是很不的,不是嗎

理論上,應該是可以拍下全世界沒錯吧

錯!

當然是大錯特錯!

DM上的照片要是可以人人都拍的出來,那我就相信陳水扁真的只學了二十五個英文字母

當初就是因為那位大才說,只要用單眼相機就可以拍出這麼美的流水車軌,日出洩雲,就像DM上的一樣

為此,看著我薄薄的錢包,向家人集資,再指著雜誌上的照片

向博漢區的相機店問著"這種照片哪台單眼拍的出來!"

然後拿著FM2的DM,看著上面美美的照片

便開始了自己的幻想光學生涯

開始以為,我真的可以拍下全世界

就如同日後換相機時一樣,以為只要買了這相機

就可以拍出像測試照一樣的照片

有夢.....真的很美......

可惜.....到目前為止,那還是夢啊!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64/365

PROJECT 64/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這個MIFFY,是我們家陳小牛的玩具

陳小牛,現年九個月大,還不會叫舅舅,只會很不標準的用他的哈麥二齒喊著"來來來"

也因為剛開始長牙,他陷入了看什麼東西都想咬兩口的狀態

其中最慘的,就是這隻聽說原廠保證抗擊能力超強,還能抗酸蝕的MIFFY了

之所以要抗酸蝕....那是因為這支可憐的MIFFY ,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供陳小牛磨牙流口水了

常常,就看見MIFFY兩隻耳朵在陷在陳小牛的嘴裡,整個露在嘴外的身子流滿了口水

每每看到這畫面,我都在想那些只會出口水不會幹實事的政治人物

下輩子最適合的工作大概就是當發牙期孩子的玩具了吧

抗酸耐打擊.....嗯,實在是很適合他們啊

PS:拍完了這張照片,我想點播,孫燕姿的"雨天"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63/365

PROJECT 63/365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18/4305688575_56fe989c8a_b.jpg

如果說我對於我現在所使用的K20d有什麼缺憾的話

那第一個應該就是寛容度的問題

以這張圖為例,如果是用底片拍的,色提袋在面向鏡頭的這一側

應該是可以在暗部中顯現細節的

如果是使用電影片,那細節就更多了

在很多時候,寛容度高些,在拍攝及後製上可以帶來很多畫面

電影中,有一幕是女主角在窗戶旁邊沈思

(註:Atonement)

在暗中看著窗外的事物

畫面上,一半是陰影,一半是冬天陽光柔柔順順地斜射入屋內

而女主角坐在陰影中,

電影片的高寛容度使得即便是在對比極高的陰影中

我們也能看見那暗部中,那若有所思的表情細節

如果是我手邊的這台相機的話,不知是受其感光原理還是編譯軟體的影響

基本上在同樣的場景下,如果想要拍出同樣的畫面,可能就要宣告投降了

所以在用手邊這台相機時,我都會刻意避開這種構圖方式

不是不喜歡,而是不適合

當然,現在市面上也是有較高寛容度的相機

但.......可惜啊,那可不是我荷包能夠負擔起的價格啊

PS:贖罪這部電影拍的真是美啊.....我重看了好幾次,依舊還常常陷在那很古典優雅的取鏡方式,真的很棒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62/365

PROJECT 62/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他絕對不想要被碰觸的話題

不管,那話題在他人的眼中有多麼的平凡

多麼的,不值一提

就算是提也應該無所謂的話題

但,我真的就是相信毎個人心中就是有那麼一塊永遠都不想要被人碰觸一塊地

也許是聖地,也許是禁地

也許,是一塊傷心地

不管是怎麼樣的性質,總之,就是

對不起,這裡,不歡迎你的進入

這裡,是我的封鎖線

請你,向後退一步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61/365

PROJECT 61/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我啊,是個很沒有耐心的人

所以當我第一次聽到拍生態須要常常蹲在一個地方(可能是一坨屎旁)

又或者是趴在某個地方(可能是一坨屎旁)

一動也不動的從三十秒到三十分鐘不等的只為了等一個畫面

又或者是等一陣風的停止

這樣,才能拍上一幅好畫面

拜託,這裡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馬其頓防線嗎

我在打壕溝戰嗎,旁邊是我戰友的屍體還有紅白黃的固液體嗎

我在拍照,還是在等待狙擊點

這些,光用想的,就足夠讓我怯步了

之前,在PFC論壇中,有個活躍人士甚至可以去拍長毛的大便

真的,拍的很美,還有露珠反射著晨光,宛如一幅聖像

但光想像那樣的拍攝場景,就足夠讓我退後三十步

(哎呀~~不會踩到了吧....)

真的.....這是我想我踏不進的聖域了

從耐性的審美觀都是我不及格的項目

讓我在草堆中趴上三十分鐘等著一支蝴蝶的親吻

噢~~噢噢~一萬年太長,只爭朝夕

我還是.....上街隨隨拍拍小風景裝裝文藝大叔吧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0/365

PROJECT 60/365

糗了....順序貼錯了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21/4299638047_724fe13fee_b.jpg

SH這個人,有著很菜巿場般親切的名字

現實裡,這個人也是一個很親切的人

就我個人認識他十幾年來,印象中是沒有幾次看到她有什麼負面情緒表現出來的

在人前,她總是很溫和的笑,很溫和的聆聽

總是很有愛心的想著,怎麼樣可以讓週遭更好

怎麼讓這世界更好

儘管,只是自己一點微不足道的付出,也好

畢業後,這個很溫和又善良的人成了一個社會工作者

領少少的錢,再把用剩的少少的錢再捐出去

想著,這樣,更須要這筆錢的人,讓能夠讓這世界更好

在畢業後幾次我和她通電話時,聽著她說著她的工作,她的故事時

在那些獨居老人,失學青年的故事中

我都忍不住要說:

妳啊,千千萬萬要記得一件事啊

"將來,你上了天堂,當了仙女以後

不要忘了用一條蜘蛛絲來救我啊"

這樣的好人,在這世道,真的,難找了

每次想到她,我總覺得,因為有這種人,所以,這個社會應該是有救的

最近,這個好人過的不太如意

電話中偶爾會有喪氣語,著實讓人心疼

好人

好像都過的比較辛苦

好像都比較難做人

但我總是自私的希望,這樣的好人,能夠再多一些

這樣,我這個好人朋友,也能夠輕鬆一點了

也希望,在這業與考之後

我這個將來會當仙女的朋友

一切順利,一切,如意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 59/365

PROJECT 59/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好久沒遇到拍不出東西的時候了

換句話說

就是右腦空白的時候了

創作力,觀察力,都呈現一種空白的狀態

出門前就想著要拍出今天的作業

但直到快到回家的車站時腦中還擠不出梗來

無奈到學著這幾天我姐帶回來的一劇中的畫面

學著木村拓哉演的九十九先生,把右眼遮住,只用左眼取景

嗯......這樣有比較有感覺嗎

台鐵自強號列車還是長的一個樣子

和右眼看到的世界好像也沒有太大的差別啊......

這....這....這....這就是所謂的一餉無才思的狀況嗎?

休休去!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58/365

PROJECT 58/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這也是一篇文案與照片無關的組合....)

攝影這件事,在不知不覺中對我而言已經變的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了

有次夢中,我在旅途中在一個陌生的外國城市中尋找一個叫OCEAN PARK的地方

這地方真的是好地方,集我所有喜歡的地方於一身

旅遊書上寫著,落英繽紛,芳草鮮美,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

這樣的地方,怎能不去

但我必須從現下的飯店check out以後才能過去

於是整個夢境就是在一個陌生城市中的小旅行

穿過了大街,走過的小巷,

有時會遇見些很有個性的小街又或者是二手相機店

真的,我愛死了很有個性的二手相機店

最好店長還很會說著相機的故事,最好

小巷中某些場景剛好是旅遊書上舒服的小插圖

可能是爬滿植物的及腰小門,可能是一株盛開在巷弄中,翻過籬芭的桃花樹

遇到這樣的風景,就會忍不住要拿起相機跟拍一下

以紀念自己也來過這裡

可是,就在此時,在及腰小門,在桃花樹旁

我發現我一台相機也沒有帶到

這-要-怎-麼-辦

整個夢境遂開始倒帶

從小巷到大街,從書店到二手相機店,甚至是從吃食店的後門穿過

急走忙亂間,一直想著是哪裡擔誤了

是哪裡誤了我兩台相機

沒有相機,旅行,哪還有意義

猛回頭的一時佇足,在走過的大街上突然看見OCEAN PARK的路標

旅行,下一步是要如何走?是繼續找相機

還是,一個人走向OCEAN PARK

夢,到這裡就醒了,快要凌晨三點鐘

拿起現實中不曾遺失的相機重新回到床上

夢,後遂無問津.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57/365

PROJECT 57/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其實我是一個不太喜歡和人走在一起的人

也是個不習慣和人走的太近的一個人

因為和人走在一起,我覺得我的腦子都會一直被旁邊的人影響

很容易在替旁邊的人著想,很容易在幫旁邊的人多想

也很容易幫旁的人亂想,

甚至像個孩子一樣,

旁邊的人快樂,我就快樂

旁邊的人不快樂,我多少也會跟著不快樂

說好不好,說壞不壞,但總之,就是會容易被旁邊的人影響

也容易去影響著旁邊的人

因為性好清靜,又懶,這樣的替人想及害怕別人替我想

有時,我會因此覺得很累

所以實在不習慣太過於密切的交往模式

也不習慣別人太過於親近我

所以習慣一人吃飯,一人逛街,一人逛書局

一人照相,一人寫字,一人去旅行

熱鬧,只要偶爾就好

大體而言,真的

我是個喜歡清靜的生物啊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56/365

PROJECT 56/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我很喜歡LX-3這台相機

只要不是很困擾,我幾乎出門都會對著他

就像,我以前出門會帶稿紙和慣用的筆一樣

在很多時候,一台好用的小相機,對於速寫式的記錄是很方便的

儘管說他有著紅色過爆的情形

但如果調成白照片模式,那可就化弱勢為優勢了

過爆的紅色,就會成為高反差的色

在一些我構圖的習慣上,很有加成的作用

而每當將他帶出門時,有人稱讚他好像長的一幅很高級的樣子時

我總是忍不住的一直笑一直笑

並很用力的向人宣傳他的好而不是虛虛的的先貶怹個幾下再接受誇獎

因為怹很棒

所以,我覺得我可以理所當然的接受大家對他的誇獎

所以,我可以很明白的說,我很喜歡這台相機

因為他真的很棒,無-庸-置-疑!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CET 55/365

PROJECT 55/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明顯的,這篇文與照片是無關了)

這篇的文章其實Lag了很久

照片都已經照到73/365了,才寫到這裡

晚上回到家正打算繼續寫下去時,facebook上,大阪的Niki來訊說

我住大阪的學妹羊水已經破了,就快要生了

因為這比她預產期早了一些,讓人有些驚訝

祝福她安產,祝福她順利

也祝煏他們家小寶健健康康啊!

同日,與我同名同姓的男子受到了些信任與反信任的傷害

也許是因為同名的關係吧

我竟然也感到那種反信任的不快

唉,行路難,行路難,多岐路,終究,明天會更好的

祝福大家,也祝福我自己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54/365

PROJECT 54/365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06/4278235987_7cd3989f2f_b.jpg

我爺爺今年93歲了,可喜可賀!

記得小時候,我和爺爺很熟的

隔著老遠,看見他,我就會公公公的叫

再大一點,就直接叫公。

每次,他都是笑笑的回句公耶?私耶??呵呵呵

阿公,就是台語中爺爺的意思

再親一點的叫法,我就叫公

熟一點的人,我都習慣用單音節來記憶

從小就是這樣,我印象中,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就只有叫公

而再也沒有叫過阿公了

印象中,一直到我國小四五年級前,在母親搬出來前,我都是和公很親的

但在這那一陣子以後,我們就開始疏遠了

我開始習慣性的只是應付他,開始避著他

應付著他說的那些我覺得過於天真的大道理或他自己都做不到的事

避著他,不想去想那些以前很親的畫面,或者是他帶著我到處和老人團出去旅遊的風景

甚至是因為太過於溺愛,而令水密桃吃太多而微微暈醉的記憶

這一避,就是現在,也改不太回來了

逢年過節的家族聚會,長孫(我)或大姐帶著這輩的孩子們敬酒

我都是以一種做功課的心態在面對

有些心結一卡了下來,真的,就是十幾二十年都難化

今天,敬酒時,不知是哪個嬸嬸大聲提醒

某某,你敬酒時要記得講你自己名字啊!阿公才會想起來啊!

那一瞬間,眼框有點酸酸的,笑起來有點沉重

舉杯,微笑

公,生日快樂!

不肖孫祝你生日快樂!祝你健康,祝你平安!祝你,自在!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53/365

PROJECT 53/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理論上,每逄農曆初一十五我都要去我家附近的一個土地公上香

向我的乾爹,也就是這的土地公問好,求一些平安

這一兩年,因為內心弱了許多

不再像以前無所求無所問的向神明拜拜了

不再是"嗨!你好,我又來和你約會了!"這種心態

而是,希望在這能得到一些勇氣,一點力量

每想於此,我都覺得羞愧

因為自身的勇氣不足,而須向神明撒嬌似的尋求慰藉而獻上供品

這和我心中的不怎麼看的上眼的原始宗教偶像崇拜實在沒有什麼兩樣

雖然很不好讓人理解

不過我真的覺得挺羞愧的

可是在面對家人朋友生病,意外,情緒不順

以及自我的虛弱時

我也只能一個人來到這習慣的小廟

上香,深吸呼,祈求一切的幸福,一切的順利都終將來到

而我這奢侈的願望,也隨著火焰發光

不斷地向自己說著

請給我力量,請讓我的心,更有力量吧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3月

PROJECT 52/365

PROJECT52/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對於甬道式的構圖,我其實是不太喜歡的

壓迫感太重,又太過於有一種絕望的感覺

用這種構圖會給我一種即將赴審的錯覺

每次我看到這種景時,雖然心中會有著上述的不舒服

但,自虐的是

我總是會很想舉起相機,用一種很平穩的角度,正面迎擊

仿佛,這樣藉著觀景窗中看著這樣的構圖,

我就能多對抗一點上述負面的情緒

所以,拍攝吧

用我的眼,對抗的的懦弱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