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雜記


©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如果不是因為今天買了這本稿紙,我想,我都要忘了今年我一本稿紙都沒有買的這個事實了。

重點並不是有沒有買稿紙這件事,而是,今年很少使用稿紙,很少寫字的這件事。雖然說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但隨著實體書寫的頻率越來越少,多少,對我這種前文藝青年而言也是有些感慨的。

這年頭,到底還有多少人仍然在用稿紙寫著些兩三字句五六雜言的,這問題,令我好奇啊。

另外很想問問,這地球上,到底,到底還有沒有人在用時間培養著思念,一個字,一個字的書寫。

2009.12.01 買了一本新稿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47/365

PROJECT 47/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心結這種東西是很難理解的

最起碼

不是線性思維可以解釋的

明明就沒有什麼事

自己也知道沒什麼事

但就是有個東西梗在那

想解決也不是

不解決也不是

放著放著,一不小心

要去化解,就晚了,遲了,鏽了,難解了


雖然,想想,他依舊是個不是什麼問題的問題

但,依舊是個問題

PS:套套邏輯真好用,騙字數超快的....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46/365

PROJECT 46/365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05/4259646160_94742d74e2_b.jpg

好啦!

我又躺平了

週二拿回來的藥只吃了兩三次自以為以經好的差不多了

結果主動停藥,想吃什麼就照吃什麼

想做什麼一樣照做什麼

今天早上一醒來,酸軟回來了,喉嚨痛回來了

那昏昏迷迷無時不刻都想睡而又睡不著的感覺都回來了

前兩天的自我感覺良好又退場了

二姐扲著沒什麼動過的藥袋說:怪誰呢~~

留下杯溫開水,瀟灑的走了

真的是,活該啊!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45/365 七草

PROJECT 45/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PS:以下純屬小弟個人對於喜好的作家的追捧,純主觀,閱聽者無須著相

今天在下午用了兩個小時,慢慢的看完了朱天心的新書

書名很爛,要不是因為是朱天心寫的,我想我打死也不會去買

但內容很棒

依舊是我很愛很愛的朱式筆觸

那種不是向誰說話,也不是向神說話的語調

淡淡的,不帶評價的,向著自己說著自己的故事

就好像自己看著自己的故事,卻發生的一切又不是自己

這樣的筆觸

在閱讀之前,其實小小擔心這本書會不再是我喜歡的那個老靈魂似的筆感

就像很多老了的作家在五十六十之後,作品就陷入一種不再使人感動悸動的僵化

寫作的內容只是生命的慣性那種延續性式的書寫

偶一為之的抒發其他同齡者都也會發出的溫柔慈光

很棒,但一點個性都沒有

如她之前說的,馬奎斯在39歲寫完<百年孤寂>之後

基本上就到了頂峰,之後只能下坡

如果是這樣,就很讓人扼捥

好書難得,在這電子化時代尤其是

還好,朱式風格尤在

真是使人慶幸啊

(雖然說,我個人覺得,她要超越她在她父親(朱西)亡後所寫的<漫遊者>一書,是很難了....那本書,真的是,讚啊!)

PS:一月七日,是舊農曆的七草日,在中國南方習俗,新年大年初七要煮七種草藥熬成的羮以趨毒,稱七草羮。現已無此習俗,而日本在明治維新改陰曆為陽曆後,仍保留此記載。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44/365 雨

PROJECT 44/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今天醒來,天涼了好多

打開佛堂的門,外頭下著雨

下雨有很多壞處,但有一個好處就是

這樣的天氣,可以不用踏出陽台門去陽台澆水

在這種涼冷的天氣,沒有脂肪成份的我

面對陽台外的冷風總是會很努力找理由不要走出這扇門

等弄完佛堂的早獻香後,剛脫離不適的身體暖暖的

坐在窗玻璃前,捧著杯熱茶,慢慢想著,

這樣的清早,其實也是很不的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43/365 小寒

PROJECT 43/365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74/4250190328_ebf7b0c950_b.jpg

從大安森林公園旁的和平新生天橋走過時

往東邊的天際線看,可以看到101以及遠企大樓

這風景,以前常看,而今卻顯得很陌生

今天走看時,腦子唱唱著蔡藍欽的歌,一面看著和以前沒什麼大差別的天空,

一面卻完全不覺得這和以前那些我所熟知的事是有所關連的

也許,僅僅只是因為這個天橋換了件新衣吧

因為換了件新衣,覺得自己就不一樣了

也因此,過去的,和現在的,也就不會再一樣了

微雨流夜風,星月更明朝

天涼了,來去吃個現烤焗洋芋吧!

胡思亂想這麼多幹嘛!

????????????????????
蔡藍欽是小時候我第一個叫的出名字的歌手

很可惜,當我知道這個人時,只來的及聽他的紀念專輯了


同樣的路
詞曲: 蔡藍欽
鬧鐘的鈴聲已響起
叫我將生命還給自己
叫我將昨夜的夢想拋棄
叫我回到現實裡

我用十分鐘結束了一切
騎上我心愛的野狼
順著記憶中的方向
尋找知識的天堂

這是我昨天也走過的路
它的名字叫羅斯福
似乎是值得讓我走完的路
但不知終點在何處

※ 或許我早已變得非常盲目
  否則怎會和陌生人走著同樣的路
  這是條別人早就舖好的路
  我怎能知道它將通往何處

同樣的紅燈停下我的腳步
而勤勞的人依舊忙碌
多想讓自己就在此永遠停住
哪怕被開罰單也不在乎

同樣的事情卻每天重覆
已經讓我的感覺麻木
我不管現在走的是哪種路
反正和陌生人在一起
我永遠不孤獨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42/365 看病

PROJECT 42/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打小時候開始,我就很不願意去看病

不是討厭,不是痛恨,就是單純的不-喜-歡

就是不想-去。

雖然說我還挺愛老式中藥舖的氛圍和味道的

但西醫院是敬謝不敏了

所以等自己有那麼一點點決定權時

我就是盡可能的能不去看醫生就不去看醫生

鼻子不好,硬要拖到一去看就住院二十天

心不好,也硬要拖到痛個一個星期才哀哀叫的去看醫生

感冒了,只要還能動,基本上就不理他

結果,在幾天的輕微不適

以及嗓子漸漸啞掉的聲音

昨天醒來後,一整個就是被不適所包圍,後昏睡於榻上,今天一整個早上也基本上趴在床上昏迷

到了中午,不知如何,睡了一身的汗,才好了過來

腦子閃過一句高中時唸的課文比見晨光,方有生望焉

結束兩天的酸軟昏苦,身體的主控權才感覺回來了

於是,很認份的,晚上還是去看了醫生

在醫院時,想起那句老話

身體是一,其他是零,如果沒有好的身體,就是有再多的零,也是徒然。

很八股,但很實在的一句話。

PS:為什麼晚上醫院排隊的人也這麼多....等很久內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41/365 病

PROJECT 41/365 病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從昨天去外拍前,我就覺得我要生病了

到外拍完時,我就確定,嗯沒錯,真的要病了

下午在外頭修圖,晚上赴約,回到家,身體已經是酸軟酸軟的了

到了今天,在弄完佛堂的早獻香後,就只想躺在床上睡覺了

不過有趣的是

平時沒什麼嗅覺的我,在生病時,嗅覺就特別靈

或者說,嗅覺的記憶的就特別明顯

看到咖啡腦子中就有灼焦的豆子香

看到杏仁,便感覺有一股杏仁茶的清美

鏡頭對著板擦,天殺的,竟然可以聞起國中小學在下午三點教室掃除時的那股粉筆味

一股味道,便會伴以一陣回憶.....

嗯,看來我病的很重,都有嗅覺上的幻覺了....還是早點弄完佛堂的事,早點回去躺平好了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40/365 不識

PROJECT 40/365 不識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從好幾年前開始,我就很少走這條路了

現在偶爾經過,因為捷運施工的關係又或者是時空的變遷

我常常覺得這是一條我根本不認識的路

如某某街角以前是什麼平價生活賣場,現在是大型藥粧店

以前某某地方有個什麼攤子,現在看都看不到,

以前那個長的像鬼屋的酒店,現在成了金控辦公大樓

總之,很多都和以前不一樣了

公車在和以前一樣名字的地方停下,

但街景截然不同

有點暈車的我,想著

會不會有著舊時的友人,上車

說著"本車只通往未來,要回憶的人請勿上車"

頭很暈,我想我要感冒了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38-39/365

PROJECT 38&39/365 GOODBYE 2009 & Good morning 2010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2009年的最後一天,我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聽陳昇的歌

在跨年前的幾分鐘,我一直在等待大家一起喊倒數的畫面

但沒有,隨著時間一分一分的接近,台上的歌舞未歇,音符不斷

也沒有什麼特別來賓突然的到來,或者是燈光全滅,一下焰火彩爆現的

大家一起喊出happy new year

沒有

真的沒有

零點零分的那一瞬間,我看著錶,心中是很有些失落的

雖然我很討厭盲從式的社會行為,

但不知如何,就是很喜歡儀式性大家一起開心的那一刻

五,四,三,二,一,在倒數聲中迎接新年,在這樣的過程中,不知何的,就是會給自己一些力量

那一瞬間,全台北,有近百萬人直接或間接的看著101大樓依舊璀燦而沒變化的煙火,大聲的喊著

新年快樂,然後,聽說是188秒的注目凝視

台上依舊唱著些和台北有關的歌,如林強的向前行,台北發的尾班車,一樣的月光,台北不是我的家等

一首又一首,講的都是歌手眼中的台北,時而悲情,時而激情,時而無奈,時而歡喜

不過,我卻睡著了好一陣子

沒有倒數聲啊....感覺很失落

就跟我的2009年一樣,整體來說,是個有些失落的一年

一直到了快零點三十分,歌手說,我們來講些正經點的話吧

講著他的台北,講著這城市給他的一切

講著時光的流逝,以及講著對所有的感謝及未來的努力

一整個,變成了個溫情路線的八點檔

碰,沒有什麼明確的預警,金色的彩帶及紙花便在舞台上炸開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這......這是新年快樂的意思嗎.........

也來的太突然了吧!

你好!

今年,突然的來了

後記:回到家,上網查我才知道,原來陳昇的跨年演唱會,向來是不準時倒數跨年的....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37/365

PROJECT 37/365 樓高誰與子夜歌 獨自憑欄浪淘沙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38/4227820972_aed250691e_b.jpg

舊作

我覺得,一個人要去真的瞭解另一個人並不是件可以達到的事。

所以,最近幾年來,我已經放棄去做什麼試圖瞭解另一個人的行為了。

尼采說,唯一相互瞭解的,只有孕婦和她的胎兒。可見得要去瞭解另一個人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尼采,嗯,好像吧...)

不過,依小弟所受的教育告訴我,胎兒不是人。所以,這世間並不存在真正相互瞭解的兩個人。

夠悲觀了。你說。

其實一點也不,我樂觀極了。

人與人之間雖是不可能相互完全的瞭解。但,並未否認了要做到某種程度的相互瞭解也是做不到的事。就好像我們總統還沒開口前,你大概就可以猜到他什麼話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例如:朕,有罪。

其他不能瞭解的,套句通俗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盡力諒解便是。

以前曾跟友人說過: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最難掌握的便是如何拿捏那彼此的距離。

靠的太近,好則只是嚇到對方,壞則傷害了彼此。

離的太遠,好則只是暫時不見,壞則老死不相往來。

當然也有可能出現你靠近人走遠或他靠近你飛撲的狀況。種種排列組合請自行參照高中數學課本排組機單元,小弟不才,這方面只得個零分,故不及細載。對我而言,這,很難。

類似的話好像也出現在洗髮精和保養品的廣告上,不過,排斥的理由就簡化至不想讓人看見肩上的頭皮屑或臉上的小細紋。

有自信,不怕近。

一顧忌,三舍遠。

對人的不夠瞭解,讓我們永遠在猜彼此的合適距離。就好像在猜那隻可愛的狗狗是不是會因為你摸摸牠頭而搖搖尾巴或咬掉你手。

有些人,你想朝夕相處。

有些人,你想偶爾見面。

有些人,你只想在msn上和他打打屁就好。

有些人,你只要從偶爾的轉寄郵件中知道他還活著的消息就夠。

有些人,唉,你只想離他越遠越好。不管什麼原因,什麼方法。

但天不從人願,有些人就是不願和你保持你要的距離。讓你忍不住想找個喇叭給他叭叭或閃他大燈。

所以你偶有夸父追日或夜半蚊擾之感。

追不到太陽的夸父會怎麼想?

夜半睡夢趕不開蚊子,你怎麼想?

前述,不能瞭解的,儘量去諒解。但,這要怎麼諒解,蚊子和太陽,這對你而言簡直是外星生物領域。說是要瀟灑地說聲試著瞭瞭,學會諒解。但,在那之前你要先試著不被太陽曬死或不被蚊子咬個滿頭疱。

人與人之間,理智的人都在學如何保持安全距離。這,難或不難?

高樓誰與子夜歌,嗯,蚊子啊,休休去。快去,快去。

940103
微之 于北城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36/365

PROJECT 36/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在我拍完這張照片不久

這株草就以偷渡客的身份被我娘給剷除了

儘管,在拍攝的那一瞬間,我真覺得他很美

為了這張照片,我起了個大早,觀察露水,在冷風中著鏡頭,蹲著,拍攝

一張又一張,找著自認為最合適的角度與焦段

然後,心滿意足的拍下這張,水靈的鮮

但,他還是被剷掉了,因為.....他是偷渡客啊

PS:再次證明我實在沒拍生態的耐性啊....才蹲一會兒我就已經覺得好煩好煩....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35/365

PROJECT 35/365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接連著兩天都用紙鶴當主題

這明顯是有偷懶的狀況

不過,天氣太陰太冷,不想去室外,室內光源又差

那還能拍什麼呢?

也許有很多,但現在實在想不太出來,遂於是又來拍紙鶴

拍吧拍吧

一半兒青天一半兒晴

紙鶴,猶是想飛的心情

PS:拍這張構圖練習前,不小心,就害紙鶴燒掉了一些翅膀;再繼續玩,一會兒..就害得這支紙鶴提早在火焰中羽化了...

ブログトップ > アーカイブ - 2010年01月

project 34/365

PROJECT 34/365 想拿鏡頭不是這麼容易的

此圖已經縮小,點擊察看原圖。

PFC的小唐開了一個贈鏡頭的小遊戲

礙於保密條款,詳情要PM他才能知道

可惜遊戲條件小弟自認玩不起啊

只能以此圖相贈,以助他早日達成遊戲目標︿︿

profile

約克夏飼主

  • Author:約克夏飼主
  • 汪!
entry
comment
trackback
archive
category
form
rss
link
copyright
Author by 約克夏飼主

Designed by マンゴスチンw

Said to be